“嗥嗥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万俟一海的手靠近多多时,多多发出危险地低嗥声。

    面对这个么大家伙,万俟一海瞬间抽回了手。

    再喜爱也能那自身危险开玩笑。

    顾锦摸了摸多多的头,笑着对开口:“它叫多多,不爱让生人碰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万俟一海非常可惜。

    扫了眼顾锦身边的行李箱,他问:“没什么其他事咱们现在出发?大概天黑前能到达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早点出发早点到,走吧。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非常有眼力劲地提着行李箱,放到商务车后排。

    顾锦,安明霁,多多,万俟一海坐在同一辆车上。

    他们所坐的车,在前后两辆商务车的护送下,缓缓开出小区。

    坐在车上,顾锦摸着趴在身边的多多毛发,不经意地瞥了一眼万俟一海。

    对方的脸色比昨晚看着气色好一些,但依然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抬头,对上顾锦打量地视线,他笑了:“我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,我已经将昨天的遭遇都告诉大伯,得知我会带您回去,他已经召集了家中的人着手准备迎接您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让我受宠若惊了。”顾锦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看她神情从容不迫,没有半分惊到。

    “这是应该的,您可是万俟家的贵客。”

    顾锦笑笑不语,这顶高帽子戴上,想要摘下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她只答应了出手炼制丹药,顺便见一见万俟家老祖宗。

    至于盯着万俟家背后的人,她可没有打算出手。

    做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,她无权无势,又岂能轻易去招惹麻烦,除非一击毙命,否则绝不轻易出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顾锦坐上去京城的商务车时,甄管家再一次来到了万海市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不再是一人人独自前来,是带着顾锦的亲生父母一同前来。

    甄有志,京城甄家小有名气的商人,虽说小有名气,可满京城随便一家权贵都能碾死他们。

    还有和玉春,顾锦的生母,这个女人穿着打扮富贵,一看就保养的很好。

    甄管家亲自带路,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,顾锦所住的小区楼下。

    三个人从车上下来,站在车前打量着对他们来说落魄的小区。

    “她就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和玉春非常嫌弃地开口,对十多年未曾相见的女儿,没有太多的想念,更多的是嫌弃眼前的房子。

    “是的夫人,大小姐两年前买下了这里的房产,我亲自去找当年负责这片房产的销售员了解的,甚至还从对方口中得知,大小姐手下有这样的房产大大小小三四十套,这是对方仅知的房产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留下的遐想空间很大。

    甄有志是事先知道这些的,和玉春一点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她是昨晚被告知要来万海,特意推了接下来的几天牌局。

    听到女儿有这么多房产,她脸上露出吃惊:“你说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夫人,我很确定。”

    和玉春反应很是震惊:“那孩子哪来的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这也是甄有志跟甄管家想要知道的。

    他们对万海市不熟悉,这里的人脉也不熟悉,很多事想要查都无从查起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