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女周身的气质干净而美好,让人有欣赏的谷欠望,这样的女孩,他在京城都少见。

    不是她的美,而是这脱俗的气质,是任何女修士都没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轻轻颔首,笑着开口:“顾小姐,您是万俟家的贵客。”

    直呼其名免了,他最终选择顾小姐这个称谓。

    顾锦笑了,侧头凝视着身边,已经停下筷子安静听她说话的少年。

    她知道安明霁无趣了。

    她对万俟扬宏直言问道:“此次前来,是受我爷爷,跟余清李余先生相劝,来的时候一海说过,万俟家老祖宗需要一枚丹药,想要见我一面,不知道他老人家什么时候方便见一面?”

    有些事还是越快解决越好,她还想着带安明霁在京城转一转,顺便解决他们明年来京城的住处。

    万俟扬宏不曾想顾锦如此直接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对方会端着架子,等着他们主动开口。

    眼下顾锦开口,他神色激动:“老祖宗随时有时间,顾小姐随时都能见。”

    顾锦点头:“眼下时间还富裕,万俟家主可以带我前去见见。”

    来京城的路上,她听万俟一海说万俟家老祖宗昏迷,脑补出来的画面,是老人家起不来床下不了地。

    “好,好!”

    万俟扬宏神色激动地站起身,招呼身边的二弟,领着顾锦跟安明霁离开餐厅。

    至于多多,见两个主子走了,自然是屁颠屁颠地跟上。

    顾锦穿过宅院的院子,往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后院很大,这里树木茂密,周围的房屋装修渐渐肃穆。

    直到来到一栋两层小楼前,万俟扬宏与其弟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就在里面,顾小姐请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推开了眼前的房门,率先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踏入房间的那一刻,顾锦拉住了安明霁的手。

    “小安,你不要进来,回去找万俟一海。”

    万俟扬宏跟万俟一海的父亲闻言,纷纷停下脚步,回头不解地望着顾锦跟安明霁。

    安明霁也有些不解,不过对于这栋二层小楼的气氛,他不太喜欢,隐隐排斥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的父亲站出来:“不如我带安少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将多多的牵引绳交到少年手中:“回去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牵着多多离开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后,顾锦对万俟扬宏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继续前行,来到了一楼左边最里面的一间房屋前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就在里面,她老人家喜静,在这只有一个佣人服侍她,平日她也不让我们过来看望她。”

    万俟扬宏很是无奈,其实家里人都非常愿意跟老祖宗亲近,奈何这两年老祖宗越来越不愿见他们。

    顾锦意味不明地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低笑:“恐怕老人家不是不想见你们,是不想要折损你们的寿命。”

    万俟扬宏面上露出不解:“顾小姐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进去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对他抬了抬下巴,示意他打开房门

    她从进这栋小楼的时候,就发现整栋楼都被浓郁的煞气萦绕着。

    这股煞气与万俟一海所中招的气息,一脉相传,让她非常反感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