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这话一出,万俟仙姑脸色没什么变化,一旁的万俟扬宏却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他嘭地一声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九爷,求您救救老祖宗,无论您有什么要求,付出什么代价,万俟家族上刀山下火海也满足您!”

    顾锦看都没看跪在地上的万俟扬宏。

    她目光直视眼前的万俟仙姑:“您吞噬了万俟敬仪身上的煞气,这么多年来,煞气早已与你融为一体,想要靠筑基丹突破根本没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开天眼的时候,她看到了眼前老太太的一生。

    从乱战时期,靠着一身能力,以及万俟家族有出息的族人,一手把这个家族推上权利的中心。

    她心狠手辣,手上沾染了不少人命,可每一人都是该杀之人。

    老太太也是厉害,一个女流之辈,在万俟家族后背指点族人,躲避了一场又一场对家族不利的灾难。

    眼下,她终于走到了油尽灯枯之时。

    是因为当年,她的曾孙子万俟敬仪被人算计时,她将煞气转移到自身。

    能坚挺三年,也是老太太命不该绝,更是她自身能力卓越。

    “小九爷,求求您救救老祖宗,无论您有什么条件,万俟家族都能付出!”

    万俟扬宏竟然对顾锦磕头,他一个四大家族万俟家的家主,对一个少女下跪磕头,这要是传出去谁敢相信。

    顾锦依然没有躲避他的跪拜。

    万俟仙姑唇角弯起,看起来越加慈祥和蔼。

    她说:“小九爷你有办法救我的,也会出手救我的。”

    顾锦微微抬眉:“哦?万俟仙姑为何如此有把握,我一定会救你?”

    “扬宏,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万俟扬宏抬头,他看老太太时,脸上挂着情真意切的担忧,双眼都泛起红色。

    “是,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万俟扬宏对顾锦颔首,转身离开房间,还不忘将房门轻轻关上。

    在门被关上时,万俟仙姑笑着对顾锦开口:“小九爷,您是从西方极乐净土走过一圈,有着大气运的人,这一生注定不平凡。”

    顾锦瞳孔微缩,眼中的警惕光芒更甚。

    即使心底大为震动,顾锦脸上却看不出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依然保持平静,“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字面上的意思,我这把老骨头能活到现在,也是有点运气,但跟小九爷相比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又对顾锦道:“小九爷,您以后肯定有用得到万俟家的时候,救我一命换取万俟家族全族人的效命,何乐不为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条件还当真是诱人。

    奈何顾锦丝毫没有被诱惑,她的心底在打鼓。

    老太太刚才的话,让她一颗心狠狠一跳,越发感觉当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而她自身能力还是太弱。

    顾锦垂眸:“老太提刚才说的话,我倒是不解,您怎么就知道我是有大气运的人?这番恭维实在是让我受宠若惊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九爷忘了,我有预知能力。”

    顾锦抬头,一双漂亮的眸子闪过沉光:“您说是因预知能力得知我有大气运,那其他预知修士,岂不是也知道,他们会放过我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