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手上的灵力快速聚集,放在万俟仙姑的腹部,如同在万海市吸收万俟一海的煞气一样,把对方身上的煞气尽数吞噬。

    她一边动作,嘴上漫不经心地开口:“我这人谁都不信,就算是您说了那么多,语气有多诚恳,抱歉,我还是无法相信。

    我这人只相信在绝对实力面前,才会有碾压一切的话语权,对于未知的危险,我只能找其他方式来解决。

    您刚吃的丹药是挚心丹,服下此丹药的人对我将永远忠诚,无法背叛,如有背叛筋脉尽毁,浑身瘫痪无法言语,成为行尸走肉。”

    即使听到服下的是挚心丹,万俟仙姑脸色依然不变。

    只说了句:“我理解,这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她活了一个世纪,什么人没见过,什么事没经历过。

    也只是在生死关头,有些失了分寸,过于着急了些。

    知道顾锦会救她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在顾锦将老太太身上的煞气吞噬完后,她自身的灵力消耗过半,额头蔓延出细密的汗迹。

    她把之前借着被子遮挡,从空间拿出来的洗髓丹,缓缓送到万俟仙姑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洗髓丹,我劝您再休息一段时间,把身体调养好再突破。”

    看到筑基丹,万俟仙姑平静的神色终于有了变化,她眼底泛着激动地光芒,接过丹药的手都在颤抖着。

    顾锦不在乎一个小小的丹药,也不在乎刚刚流失的一半灵力,甚至不在乎万俟仙姑看似放低了态度,却隐隐带出的威压。

    她在意的是万俟家族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接过这颗丹药,从此万俟家族为我所用。”

    万俟仙姑捏着丹药的力度稍稍紧了紧,这动作被顾锦看在眼底。

    她嘴角微挑:“放心,我不会让你们做恶贯满盈,十恶不赦之事,只要你们护一人。”

    顾锦最在意的就是安明霁。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的条件如此简单,万俟仙姑面色不变,声音却肃穆:“我等誓死守护安少爷,也誓死为您效忠!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,若是你们背叛,我会让万俟全族人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的时候,顾锦脸上没有丝毫开玩笑的痕迹。

    她也自信有这能力,空间在手天材地宝无数,只要她想要找出捷径修炼突破修为,自然是无数种方法。

    顾锦地声音很轻,却又沉得让人心慌。

    万俟仙姑咬了咬牙:“我会警告子孙后代,绝不敢背叛,还是那句话,万俟家族誓死效忠您与安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顾锦脸色稍缓,神态渐渐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从今天开始,她决定要变强,再无人敢威胁她,让她产生危机感。

    京城当真是龙潭虎穴之地。

    像万俟仙姑这样的人,绝对不止一人,四大家族必然都有他们的底牌。

    希望,明年来到这卧虎藏龙之地,她会有更大的进步。

    “若是万俟仙姑没什么事,晚辈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老朽不便起身,还请小九爷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您歇着吧——”

    顾锦转身离去,她面容肃穆,眼底泛着对修炼从未有过的坚定什么。

    对于修士界内的了解,她的眼界受客观条件的限制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