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听左岸水榭的房子,万俟一海非常哀怨地开口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连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。

    他在看顾锦,等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左岸水榭这名字一出,顾锦就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,眼底也露出诧异。

    即使在后世,左岸水榭也十分出名,那里所住的人皆是有权与有势,有钱之人。

    这三者,是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没想到是左岸水榭,竟是眼前岁数不大的万俟鹤阳手中产业。

    前世,她虽然住不到左岸水榭这样象征着身份地位的区域,却也知道它的。

    顾锦笑着开口问:“四少就读晟世学府?”

    她发现,露出认真神色的万俟鹤阳,周身那股冰冷的气质依然存在,却少了玩世不恭,骨子里的桀骜也渐渐被他的周身认真态度所遮盖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漫不经心地点头:“对,大四,主攻经济学。”

    顾锦笑:“那我明年入学时,正是学长毕业之时,真是不巧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你在京城常住,见面机会有的是。”

    少年声音并没有太过亲近,可让人听着舒适,尽管那语调冷清。

    “那到是——”

    这时,刘妈将厨房的饭菜都端到餐桌上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,安少爷慢用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——”

    顾锦跟安明霁吃饭。

    就算是早饭,万俟家厨子都做的无比精致。

    至于这味道,那也自然是好极了!

    吃完饭后,在万俟一海的提一下,四人去逛宅院的花园。

    彼时,花园中万俟敬仪跟高静雯已经不在。

    除了藤椅桌前组装到一半的玩具,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盯着桌上组装的玩具看,他走上前,拿起其中一个组装零件,垂眸看向手中的玩具,眼底泛着内敛的温情。

    冷冰冰的面容柔和,眼底有着显而易见的温情,拿着手中的零件动作很珍惜。

    这个冰冷的男人,此时情绪虽内敛,却足以让人看得出他对万俟敬仪这个兄长的情感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走上前,摸了摸桌上的组装玩具零件,感叹道:“敬仪哥又在摆弄这些玩具了,每隔段时间他总是要找出来摆弄几天。”

    堂弟这话一出口,万俟鹤阳脸色越加柔和。

    他将这些玩具零件跟成品一半的玩具,装到一旁的收纳盒中。

    嘴上夹杂着笑意:“说明大哥还记得它们,毕竟是他亲自挑选的。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闻言,撇撇嘴:“是是是……谁不知道敬仪哥那时候宠你宠上天,你想要的各种玩具,哪怕是国外也要给你弄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他声音又泛着伤感。

    为他那杰出,惊才绝艳的大堂哥可惜。

    顾锦拉着安明霁的手,走到藤椅前两人并排坐着。

    他们入座后,一阵轻风吹醒来,风中泛着杂乱的花香。

    花园的花竞相开放,入眼美好而养眼。

    将桌上的组装玩具收好,万俟鹤阳跟万俟一海也落座。

    刘妈带着两名佣人走来,她们带来了水果跟甜点。

    她将草莓口味儿甜点放到顾锦面前,又把芒果口味送到安明霁手边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跟万俟一海的口味,刘妈很清楚,将甜点各自放到两人身边,就带人离开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