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去见余硕跟姜汉义两个徒弟,出门的时候,身边不止一个安明霁。

    万俟家大少万俟敬仪,四少万俟鹤阳,六少万俟一海一同跟随着,还有个年纪不大却跟个老妈子似的,照顾万俟敬仪的高静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云茶社,位于晟世学府的不远处。

    晟世是国内一等著名学府。

    顾锦坐在车上,远远就看到气派大气的晟世学府。

    校门是座古典优雅的青砖白柱三拱牌坊式建筑,白色的石门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纵向的流畅弧度与横向的方正线条完美结合,流露出清丽庄严之美。

    望着校门,顾锦心生向往。

    明年,她就会踏入这座高等学府。

    这是天下学子都向往的天堂。

    万俟家的车很快与晟世学府擦身而过,直奔白云茶社。

    司机把车停下,顾锦跟安明霁率先下车,紧接着是做同一辆车的万俟一海。

    身后车上的万俟鹤阳,万俟敬仪,高静雯三人也纷纷下车。

    顾锦站在白玉茶社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到了?”惊喜地声音从声筒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到了,就在门外,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出来接你,等着我!”

    余硕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走了过来:“接下了不打扰了,我大哥也是毕业于晟世学府,他很喜欢白云茶社的茶,我先带他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点头:“回头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

    万俟鹤阳,万俟一海,万俟敬仪,高静雯四人,率先进了白云茶社。

    站在充满古韵茶社门口的顾锦跟安明霁,很快等来了余硕。

    对方似是比在万海市那一别,又长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少年穿着休闲衣,一如初见般谦逊阳光,高大帅气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在这里!”

    余硕看到顾锦跟安明霁,双眼都笑得眯起来。

    他快步朝两人走来:“小安!师傅!”

    安明霁对余硕轻轻颔首,随着他的动作,鼻梁上架着的眼镜折射出一抹白光,很快消逝。

    顾锦对余硕笑眯眯开口:“又长高了。”

    余硕摸了摸头,让开身体:“最近饭量比较大,上半年的衣服都穿不了了,咱们进去说,汉义就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三人说着,一同踏入白云茶社。

    茶社内里装修古色古香,跟茶社外就像是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他们直奔二楼的听雨轩,推开房门,姜汉义正坐在茶桌上,摆弄着茶具。

    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,他抬头露出一张清秀的脸。

    这张平静的容颜,在看到顾锦跟安明霁时,立即展现灿烂地笑容。

    “师傅!小安——”

    顾锦: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依然冷淡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四人坐在茶桌前,姜汉义亲自将泡好的茶,分别送到顾锦跟安明霁面前。

    顾锦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茶水,就将茶杯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她看余硕跟姜汉义,嗓音柔和问道:“你们俩最近怎么样?”

    余硕放下茶杯,率先开口:“挺好的,就是有些备受打击。”

    “嗯?打击?”顾锦眉目微挑。

    就连安明霁也被余硕所说的话吸引,朝他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少年眼中流露出疑惑与不解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