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到这尹湘玉的时候,不知道是不是顾锦的错觉。

    她发现余硕盯着她的视线,带着几分打量,似是对他口中的学姐似是很挑剔。

    余硕继续道:“还有一人,万俟家族的万俟一海,大二学长,此人不好说,学校很少见他,传闻他的性子不太好,手段阴狠”

    听到大徒弟对万俟一海的评价,顾锦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这些四大家族的子嗣,每一个都不简单。

    别说是手段阴狠了,她甚至猜测,这些人手上个个沾染血色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是不知道啊,我跟汉义看到学校十个里有六七个修士时,是既激动又忐忑,这还是我们第一次正面与这么多修士面对面。”

    顾锦轻轻颔首:“我理解,既然踏入了这个圈子,你们以后多加努力修炼。”

    说到修炼,余硕跟姜汉义,抬头认真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他们一年到头,也听不到顾锦说几回修炼的话题,每次她提起,两人都恨不得拿个本记下来。

    顾锦食指弯曲,敲打着眼前的茶桌,问:“你们最近修炼如何?”

    余硕:“还是老样子。”

    姜汉义:“已经步入了炼气三层中级。”

    顾锦轻轻颔首:“回头我会给你一些提升修为的丹药,在修炼的时候也不要忘记你们学业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师傅!”

    余硕一听有丹药,笑地是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自从他拜顾锦为师后,所认知的一切,都让他明白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那就是,跟着师傅有肉吃!

    姜汉义比较内敛,此时此刻也难以自抑喜悦:“谢谢师傅!”

    顾锦跟两个徒弟交流时,余硕不知为何频频扫向安明霁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终于憋不住:“小安,你是不是又突破了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顾锦跟姜汉义停下交谈地话题。

    姜汉义不由自主地打量着,坐在他对面的安明霁,看了一会儿,他眼底神色泛起诧异与震惊。

    他跟余硕虽然修为比安明霁低,但是跟安明霁也就分开了两个多月,明显察觉得到他周身的变化。

    是比以前更加内敛,修为升华的气场,是只有修士才能察觉到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内敛的气质,跟自身气场。

    面对余硕跟姜汉义的求知目光,安明霁非常矜持得点了点头:“炼气六层中上级,一个月内可突破炼气七层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两道倒吸气声响起。

    余硕跟姜汉义是彻底震惊。

    两人在万海市的时候,安明霁才炼气五层,如今短短时间竟然突破了炼气六层,甚至还能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突破炼气七层。

    这可真的是让人羡慕嫉妒啊。

    他们的羡慕,被安明霁尽收眼底,他缓缓勾起好看的唇角。

    端起桌上的茶杯送到嘴边,掩饰他的愉悦。

    顾锦对两个眼底流露出羡慕的徒弟开口:“以后我会给你们一些提升修为的丹药,争取早日突破筑基,突破后我会传授你们其他功法。”

    突破筑基?

    这是余硕跟姜汉义的梦想,可它太难实现了。

    不过师父说他们能突破,那就一定可以!

    余硕突然问:“师傅,你以后还会收徒弟吗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