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问题一出,顾锦轻轻抿起唇角。

    “会!”她应该还会收徒弟。

    只有壮大自身实力,才有绝对的安全保障。

    余硕跟姜汉义闻言,脸上倒是没有显现出排斥。

    他们只好奇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师傅,那我们的门派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学校那些宗门派系,给两人打开了新世界大门。

    拜师两年,他们却一直不知道自家门派为何,两人此刻满含期待地望着顾锦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而顾锦沉默。

    因为她也不知道,她是何门何派。

    空间有数不清,涉及各个领域的修炼功法,也有无数的天材地宝,却是无门无派的存在。

    顾锦的沉默,被余硕,姜汉义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他们脸上的期待之色退去不少。

    尤其是余硕主动提及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见情况不妙,他笑着说:“师傅,我也就是随口一提,没有就没有,我跟汉义入门两年,就有其他人十多年的修为,已经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顾锦猛地抬头。

    她收的徒弟,只用了两年的时间,就突破了炼气三层。

    这是相当于别人十多年努力获得的修为。

    那么她是不是,也可以打造属于自己的门派。

    顾锦眼底泛着惊人的亮光,侧头凝视着坐在身边,气质内敛眉目如画的少年。

    安明霁,是她最大的软肋,也是她最坚硬的铠甲。

    她所得到的空间,更是安家所赠。

    给少年打造避风港,成立一个门派,不正是最适合。

    顾锦低声笑了。

    他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安明霁,眼底的柔情似是要将人融化。

    师傅不正常,余硕,姜汉义彼此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又来了!

    每次师傅面对安明霁的时候,总是不太正常,也不对劲。

    对此,他们已经习惯。

    只要在一旁保持安静就好。

    被顾锦如此温柔地注视,就算是安明霁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他感觉心跳加快,扑通扑通,似是要跳出胸口。

    “阿锦——”

    他在桌下伸出手,握住了顾锦的手,轻轻摇晃着。

    顾锦笑弯了双眼,一双漂亮的眼眸,如月牙般漂亮。

    她回握少年的手:“小安,我们成立一个帮派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硕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姜汉义。

    他们的师傅,是否也太没底线?

    这样的事还要征询安明霁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再一次刷新了他们,安明霁在师傅的地位的认知。

    安明霁似是真的在认真考虑,他眼中流露出沉思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手却在揉擦着顾锦的手。

    眼眸中沉思的深处,是满足。

    阿锦姐姐的皮肤好好。

    就跟绸缎一样,让人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顾锦丝毫没有察觉到,少年对她做出的小动作,她双眼笑看少年,等待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喜欢就好。”安明霁开口。

    顾锦点头,转头面对两个神情错愕,一脸无奈又认命的徒弟。

    她轻轻咳了一声:“现在我宣布——”

    余硕,姜汉义立马坐直了身体,神情露出庄重之色。

    接下来对他们说,是见证不同意义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嘭嘭哗啦!砰砰——”

    剧烈地声音从外面传来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大傻子!也敢挡在爷的面前!”

    年轻嚣张地声音从门外响起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