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亦彬闻言,眉头紧紧皱着,脸色变了变。

    万俟家族眼下再不济,他们在财力与外交能力上,占据着不可撼动的地位。

    若是接下来真的跟米国合作,万俟家族是万万不可动,否则父亲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可周围的人在,他又有些下不来台,一时间只能与万俟鹤阳僵持着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别看年纪小,却也是个聪明的。

    他对韩亦彬轻轻颔首:“没什么事,我就带大哥先走一步,不打扰皇太子的雅兴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韩亦彬冷哼一声,却不曾阻拦。

    之前万俟家的人的确想要带走万俟敬仪,可他阻拦不让,只为了羞辱他们。

    眼下,他借着台阶下台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跟高静雯将瘫坐在地上狼狈,还在闹脾气的万俟敬仪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上前帮忙,三人带着痴傻的万俟敬仪下楼。

    看完这一幕,顾锦转身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她倒是没看出来,万俟鹤阳年纪不大,却如此能隐忍。

    少年人的冲动,在他身上根本看不到。

    顾锦之前心底有个想法,就是想要治好万俟敬仪。

    对方虽说修为被废,可他的丹田完好,还有一股力量护住他身体,想来正是他缺少的那一魂所谓能量。

    还有对方的根骨,不愧是修炼奇才,竟然跟洗经伐骨的姜汉义有的一拼,都是修炼的好苗子。

    她能看得出来万俟仙姑对这个曾孙子的在意,否则不会在万俟敬仪在被人算计后,把有损生命的煞气吸收。

    若是她治好了万俟敬仪,这个家族又欠了她一个恩情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她喜欢一个背负她恩情的人,来做日后的万俟家主。

    站在听雨轩的顾锦,缓缓勾起唇角,退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她接下来并没有跟余硕,姜汉义继续师徒畅谈,带着安明霁离开白云茶社。

    临走前,约定了下一次见面,给他两个徒弟送提升修为的丹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锦跟安明霁下楼,站在车前的万俟鹤阳,万俟一海,高静雯在整理万俟敬仪满身狼狈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身上没了出门的干净,浑身湿透了,头上还沾染着泡开的茶叶。

    看到顾锦跟安明霁出来,万俟一海问:“你完事了?”

    顾锦对他点头:“嗯,回去吗?”

    万俟鹤阳阻止高静雯继续给大哥整理,回头道:“回家!”

    他把浑身狼狈的大哥推到车内,脸色十分不好看。

    此时的少年,没了之前的隐忍,全身上下都释放着老子不爽,谁也不要来惹老子!

    顾锦,安明霁跟万俟一海乘坐来时的车。

    他们来时带着愉悦的心情,回去时却气氛微妙,万俟一海一路上也不曾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顾锦坐在车上,一副不知道发生什么的神态。

    回到了万俟家老宅。

    车开进院子中,直奔花园这边。

    多多一直在院子里疯跑,看到驶来的车辆,快速朝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“嗷呜嗷呜——”

    它的声音欢快极了。

    顾锦跟安明霁下车,就被飞奔而来的多多堵住。

    “唔唔——”

    这家伙撒娇地叫着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,万俟一海带万俟敬仪上楼清洗。

    PS:花花写了小安跟阿锦的各种小剧场,在围脖:云起农村致富新项目新点子。宝宝们求月票,月票冲榜冲榜,要冲上去鸭!!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