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方什么情绪都摆在脸上。

    剑眉微微蹙起一个微小的弧度,薄唇弯起不悦夹杂着委屈的弧度,双眼哀怨地怒瞪高静雯,跟个小孩子一样耍脾气。

    这样的他,却依然让高静雯心动。

    她笑着安抚:“我调下水温,马上就洗完了。”

    怕水温伤人,高静雯伸手快速为对方清晰,其中伴随着万俟敬仪地哼哼声。

    随着伴奏声高静雯动作飞快洗碗,抬手关闭水流,拿起浴巾给痴傻的万俟敬仪围上。

    一系列动作快速,且熟悉的让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一年多来,高静雯早已习惯。

    从最初的僵硬不好意思,到如今的虽说依然害羞,却动作快了不止十倍。

    高静雯给万俟敬仪擦干净水迹,给他换上了舒适柔软的绸缎睡衣。

    她拉着人往卧室的床前走去,准备休息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房门这时候响起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高静雯嘴上问着,人已经超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大嫂是我,鹤阳。”

    高静雯走到房门前,将门打开。

    她对站在门外比她大的少年问:“鹤阳有事吗?”

    万俟鹤阳:“我大哥睡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,在屋内玩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进去见见大哥,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方便。”高静雯将门打开,站在一旁,方便让他进来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走进房间,看到手中拿着黄小鸭,坐在床边玩的大哥。

    这样孩子模样的大哥,若是放到三年前,是他无法想象的。

    他走到对方跟前,柔声喊道:“大哥?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抬头,面容惊喜:“阳阳!”

    他满脸笑容,站起来伸手去拉万俟鹤阳的手,把手中的玩具鸭子放到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阳阳,给你玩!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他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玩具,一脸不舍地模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神情被万俟鹤阳看在眼中,心中悲痛又难过。

    想到对方有治好的希望,他激动地顺势抓住了大哥的手,“哥,我带你去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,去哪里玩?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脸上的不舍立刻消失,一脸期待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高静雯,则是满脸不解。

    她见万俟鹤阳脸上神态不太对,因此没有出声打扰。

    “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万俟鹤阳捏着手中的玩具黄小鸭,拉着人就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鹤阳,你要带敬仪哥去哪?”

    眼见他们真的要走,高静雯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“大嫂,我要带大哥去找顾锦,她说能治好大哥,这么多年大哥受得欺辱够多了,过了今天,他要重回以往的风光!”

    万俟鹤阳说完,拉着人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高静雯傻傻地站在卧室。

    敬仪哥真的能治好吗?

    想到万俟家的老祖宗情况,高静雯莫名地心跳加快,她觉得三年前那个惊才绝艳,成熟稳重,魅力非凡的男人就要回来了!

    曾让所有京城世界子弟都崇拜,羡慕,嫉妒的万俟大少,即将重现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等高静雯回神,屋内根本没了兄弟二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拿起床上的一件衣服,披上就冲出门外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已经带着人,来到了顾锦的房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