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行。”万俟一海收回水杯,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顾锦伸手指着跪在地上的万俟鹤阳:“你起来,我收你大哥为徒,你不在其内。”

    后者起身,万俟敬仪见此也要跟着站起来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伸手按住他的肩膀:“大哥,忘记我们说的了吗?还没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不甘不愿地跪在地上,嘴巴扁起,一副不开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顾锦走到他面前,嗓音平静道:“磕三个头。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歪了歪头,神情显露出迷惑不解。

    做哥哥的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,可做弟弟的万俟鹤阳知道,现在所做的一切,对于大哥来说意义重大。

    他咬了咬牙,在大哥措手不及时,按他的头地上磕了个带响的。

    “阳阳,阳阳——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想要反抗,甚至连手中的玩具黄小鸭都扔了。

    奈何,万俟鹤阳动作很快。

    他转眼间,就按着万俟敬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,个个带响声。

    一旁的安明霁看到这一幕,忍不住弯起了唇角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多看了几眼万俟鹤阳。

    此人的脾气秉性,对他来说倒是很讨喜。

    顾锦也忍不住笑了,她对一旁露出傻傻神情的万俟一海说:“把水给你大堂哥。”

    “诶?知道了!”

    万俟一海回过神,将水杯送到大堂哥面前。

    可此时的万俟敬仪在跟弟弟闹别扭。

    他委屈,生气地瞪着万俟鹤阳,大有他不给一个说法,就不跟他玩的架势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接过一海手中的水杯,送到大哥面前:“刚才我们是在比谁的反应快,大哥你输了就要乖乖按照我说的做,否则就是耍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虽然傻,可此刻面对弟弟的解释,他不太相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万俟鹤阳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可惜他这弟弟,已经得不到万俟大少的信任。

    他回头望着高静雯,问:“阳阳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高静雯脸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只因,她在丈夫回头的时候,发现他头上都红了。

    这让她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大嫂!”

    万俟鹤阳冰冷地声音随之响起,他不顾尊卑警告地瞪了一眼高静雯。

    本来还有些想法的女人,立马变得坚定。

    这点小伤,跟敬仪哥好起来相比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她诚恳而认真地对她丈夫点头:“嗯,是真的,阳阳说什么,敬仪哥你跟着做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

    面对高静雯的说辞万俟敬仪还是信任的,可他不太高兴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趁机将水杯送到他手中,“大哥,你把这杯水递给顾小姐喝。”

    本就不高兴的万俟敬仪,闻言更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对于今晚的游戏,他很不喜欢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玩游戏耍赖,接下来一个月都不能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万俟鹤阳的威胁一出,万俟敬仪立马将手中的杯子,快速送到顾锦面前。

    送到眼前的水杯,顾锦并没有接。

    她笑着说:“喊师傅。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不解地望着站在身边的弟弟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对他点头,他这才不情愿地喊:“师傅。”

    这声师傅一出口,顾锦接过了对方手中的水杯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