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车后几人商量去哪里吃饭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提出的是三年前习惯的餐厅,却被两个弟弟告知那家餐厅已经黄了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提出去西城自家地盘吃饭,可现在这个时间,开车回去至少要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:“不如去夜天堂?”

    顾锦听到夜天堂,眉目微挑,眼中流露出有趣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夜天堂是哪?”

    这话是痴傻了三年的万俟敬仪问的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解释:“夜天堂是俱乐部,高档娱乐会所不对外开放,封闭式营业,没有身份,地位,或者介绍人根本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顾锦坐在后座,淡笑不语。

    这是现在的夜天堂,眼下它是正规的俱乐部。

    前世记得她嫁到刘家的那一年,夜天堂就成了金窝银窝,专做皮肉生意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所了解也不多也不少,知道夜天堂消费高的吓人,一天的想消费是普通人一辈子的收入,知道它在中间它换了管理人后,接下来的五年之内必消失。

    里面涉及很多内情,可不止是做不正当生意,似乎还牵连着洗黑钱等事宜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那?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问顾锦。

    “我都行。”

    前世她是甄家从外接回来的大女儿,在家里的地位低下,是没有机会去那里的。

    后来嫁入刘家,偶尔跟着去过几次,却也是从那里看到了前世丈夫的无能,只能靠外力记忆折磨其他女孩,才能得到所谓的解脱。

    他,根本不能说是一个男人!

    得到顾锦的点头后,车缓缓行驶,前往夜天堂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在那里等待他们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是一场血的杀戮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天堂,果然不愧是京城第一俱乐部。

    这里无论是外在的奢华装修,还是里面的服务都是无可挑剔,让人站在那就身心舒坦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进夜天堂的大厅,万俟鹤阳非常熟练地从钱包掏出票子,递给接待他们的服务生。

    服务生双手接过,领着他们上了楼上餐厅单间。

    这里有餐饮,娱乐,会议,棋牌室等项目,餐厅就在楼上。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餐饮楼层,走进其中一间单间。

    这里的菜价也不低,这个时间大家肚子都饿了,都随便点了一些。

    在服务员出去后,万俟鹤阳对大家讲解:“夜天堂俱乐部,老板是米国人,这里的装修全部是欧式风格。

    就连楼上的歌厅音响,也是引进了米国原装进口,由原厂专业音响师设计安装,那效果绝对是绝对一流的,光是这家俱乐部的歌厅音响设备,就达到了近百万价值。”

    顾锦问:“这家俱乐部营业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万俟鹤阳看了一眼,坐在身边的万俟敬仪,回道:“三年。”

    正是他哥身体出问题的那一年。

    顾锦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才三年,这家俱乐部也只在米国人手中经营了五年,之后转手给他人,开始走下坡路,最后落了个被封的下场。

    之后万俟鹤阳又介绍了,来这里的都是什么人,以及消费水平,跟一些潜在的规则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。

    门被外面的服务员缓缓打开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