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到少年走进房间后,服务生站在门口后怕地拍了拍胸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,行为如此凶残,却依然面不改色的狠角色!

    来他们这里人虽说大多都是有身份,有地位的人,可那些个公子哥们,若是遇到了纷争,哪个不是一言不合就开打。

    可他们都没有刚刚的少年,动手快速而凶残,甚至还能坐到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就算做着凶残的事,依然能对人露出无辜温柔的笑容,这才最可怕!

    他就像是这世间,最温柔的刽子手。

    安明霁打开房门,在屋内四人地注视下,平静而乖巧地坐回原位。

    万俟家三兄弟也都吃好了,万俟敬仪看了一眼腕表,“刚七点,要不要找些娱乐项目?”

    即使三年都处于不清醒中,可作为京城的世家子弟,对于交际这方面就像是天生的。

    听到大哥的话,万俟鹤阳立即介绍夜天堂俱乐部的娱乐项目:“这里还有各项娱乐项目,诺斯克,保龄球,室内高尔夫,还有游泳馆,棋牌室,还有酒吧,歌厅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报了一堆吃喝玩乐的地方,顾锦对此都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不过在看到坐在身边的安明霁,眼中流露出兴趣的神色,她柔声问:“小安,你喜欢玩什么?”

    少年轻音期待:“听说诺斯克很好玩。”

    万俟鹤阳站起来,笑着开口:“那咱们现在过去玩两场,那里还有不少其他项目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没有意见,众人起身朝房门走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朝门口走去的时候,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!

    顾锦跟安明霁距离房门最近,看清了踹开房门的人,以及站在对方身后的男人还有服务员。

    踹开门的男人,还是个熟人。

    正是昨天在白云茶社看到的男人,皇太子殿下,韩亦彬。

    韩亦彬怒气冲冲地踹开房门,本来愤怒的眸子,在看到站在门内的顾锦时,眼底泛起惊艳与带有颜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一眼,被屋内的万俟家三兄弟,以及安明霁都看在眼中,四人神色无疑不是厌恶。

    韩亦彬再不济,也是皇家继承人,他很快收敛带有谷欠色的眸子。

    在看到顾锦身后的万俟家人后,他脸上更是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没有发现万俟敬仪不同以往的痴傻,也没发现他眼底色怒意。

    他满脑子都是昨晚过问父亲,得到万俟家虽然有势力在米国,却不足为惧的事实。

    眼下得知顾锦是万俟家的人,他自然是蠢蠢欲动,甚至幻想到美人朝他依偎的情景。

    他抬脚朝顾锦走来:“这位小姐,我看着面生啊。”

    顾锦面容不变,望着走近的男人,眼底光芒却极为冷淡。

    她冷声问道:“不知到你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正是这话提醒了韩亦彬,他来是要给手下报仇的。

    “虎子给我进来!”

    从门外走进来一名五大三粗的男人,对方正是安明霁在洗手间,踹飞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少年知道对方这是找上门来,想要报仇。

    而且看这架势,不太好惹。

    安明霁垂眸,眼中闪过恼怒之色,早知道就不手下留情了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