虎子走进来,看到安明霁后,指着他吼道:“殿下,就是他废了二斌!”

    一旁的顾锦见男人指着安明霁的时候,本来泛着冷光的眸子,顷刻间变得凌厉。

    她走到安明霁身前站立,轻轻挥了挥手,男人的胳膊不受控制地弯曲。

    “啊!我的手——”

    名叫虎子的男人,胳膊不受控制地弯曲起来,直到弯曲到一个极为诡异的弧度,这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韩亦彬见此,望着顾锦眼中流露出浓郁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修士。”

    对方用着肯定地语气。

    他走到虎子跟前,将他扭曲地胳膊,稍微动了几下就恢复完好。

    虎子动了动胳膊,恭敬道:“多谢殿下。”

    韩亦彬不耐烦地挥手,走到顾锦面前:“不知道这位小姐芳名?跟万俟家族又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顾锦眸中流露出不屑与嘲讽,并没有回应他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还请你自重!”万俟鹤阳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万俟老四你这么护着他,莫非她是你的女人不成?”

    韩亦彬根本不把万俟鹤阳放在眼中,他对顾锦缓缓伸出手,想要触碰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手伸到半路,被一只好看的手阻拦。

    韩亦彬凝视着胳膊上修长如玉,没有丝毫伤疤,比他还要完美的手,顺着这只手的主人看去。

    抬头的瞬间,对上安明霁温润好看的面容。

    少年看似平静,可眼底神色阴沉,从他身上蔓延出压迫感。

    韩亦彬不为所动,他似笑非笑道:“你就是被二斌看上的孩子?我这这手下虽然喜爱男孩子,却也是个有眼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顾锦不可思议地盯着韩亦彬,似是不敢相信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美人终于开口说话,韩亦彬废了些力度才甩开安明霁的手,他对顾锦露出满脸灿烂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说这男孩长得不错,我那被他废了的手下看上他了,啊……忘了说,我的手下是个男人。他倒是有眼光,可惜,被这孩子废了,再也站不起来,不然必会让这孩子尝尝滋味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顾锦气得浑身发抖,扬起手甩了韩亦彬一嘴巴子。

    她如何能不气!

    她捧在手中宠着的崽儿,竟然在不知道的时候被人欺负,还是被如此戏弄。

    现在人都已经找上门来,面对面羞辱,她如何能忍得下去这口气。

    她恨不得杀了眼前的人,还有那个惦记她家崽儿的人。

    顾锦一动手,周围所有人都震惊呆了!

    万俟家人即使也厌恶韩亦彬,可他终究是皇太子,未来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跟韩亦彬来的手下,虎子也瞪圆了双眼,不可思议地望着顾锦,如同看死人一般。

    他好似预料到,接下来顾锦的悲惨命运,眼中流露出可惜的神色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的服务员看到顾锦动手,更是吓得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他亲眼目睹了皇太子殿下被人打,肯定是活不到见明天的太阳,他今日必死无疑!

    韩亦彬动了动下颚,目光阴冷地盯着顾锦,露出阴邪的笑:“你竟然敢打我?!”

    顾锦回以冷笑:“打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韩亦彬怒了!

    他扬起手朝着顾锦的脸,就要还回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