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,他根本碰不到顾锦半分。

    手刚扬,就被一旁早已忍耐多时地安明霁拦住。

    他死死捏着韩亦彬扬起的胳膊,抬脚踹向对方的膝盖。

    动作快而凶狠!

    这一下用力十足,韩亦彬不受控制地跪在地上,发出了痛苦地声音。

    顾锦看到了自家崽儿的动作,她并没有制止,而是回头对万俟敬仪说:“把之前欺负过小安的人给我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刚才韩亦彬的话,她听懂了,想到有人在暗中对小安抱着那样的心思,她就恨不得将人千刀万剐!

    “是,师傅!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没有半分犹豫,抬脚离去。

    他这一出声,韩亦彬虽说还在疼痛中,却也发现万俟敬仪的不同以往。

    他不敢置信地抬头,只看到与他擦身而过,走出去的万俟敬仪。

    对方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,好似回到了三年前,成熟稳重,天之骄子,永远吸引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韩亦彬不敢置信道:“他……万俟敬仪竟然好了?!”

    明明昨天,还是个任由他打骂的傻子,怎么才一天的时间,就不一样了呢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看得出顾锦不准备收手,整个人处于暴走模式。

    也知道今天必会不安生,甚至大闹一场。

    想到顾锦的能力,他也没有任何顾忌,走到跪在地上的韩亦彬面前:“我哥昨天就好了,殿下这三年对我大哥做的一切,可想过会有今天?”

    以他大哥睚眦必报的性子,韩亦彬绝对不会好过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顾锦都已经出手后,他大哥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很快,万俟敬仪拖着捂着裆,部的二斌,也就是在洗手间对安明霁出手的男人,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对方脸色惨白,满头大汗,似是经历着非人的痛苦。

    他被万俟大少随手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顾锦盯着对方,就如同看一个死人,也似乎在想对方有多少种死法。

    半晌,她抬头对万俟敬仪说:“把门关上!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转身去关门,在门被关上的时候,把看到一切的服务员也拉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各位祖宗你们放过我,我不想死,我真的不想死,你们饶了我吧,今天发生的是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!你们放过我走吧,只要放我走,以后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京城了——”

    顾锦被他吵得头疼:冷声道:“闭嘴!”

    服务生立即闭上嘴巴,生怕她一个不高兴对他出手。

    韩亦彬即使被压制在地上跪着,除了最初的惊慌,此刻他脸上没有任何惧意。

    甚至神情高傲,而不屑地盯着眼前的顾锦,安明霁,以及万俟家三兄弟。

    他冷笑道:“我劝你们尽快放我走,否则我让你们知道后悔俩字怎么写!”这话是对顾锦说的,随即又看已经好转的万俟敬仪:“别以为万俟家是四大家之一,就真的无法无天了!”

    就算是万俟敬仪好了又如何,对方身份依然没有他高贵,永远是皇家的狗罢了!

    万俟敬仪目光淡淡,对韩亦彬并没有半分尊重,如同看一个陌生无关紧要的人。

    顾锦笑了,在这安静的房间,她的笑声有些突兀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