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冷声道:“不如今天你让我打个痛快,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你?”

    她讨厌,安明霁被人当成交易。

    动了她的小安,可不是能用钱解决的。

    “饶了我吧……”韩亦彬毫无反抗之力,只能求饶。

    他虽说有修为,奈何也只有炼气三层,根本不是顾锦的对手。

    对方能毫不眨眼地杀了他一个手下,说不定下一个杀的人就是他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怕了!

    对于他的求饶,顾锦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她抬头,目光温柔地凝视着安明霁。

    “小安,怎么处理他们你才解气?”

    安明霁面上平静,心底却极为震动。

    这不是阿锦第一次为他出手,却是最令他感觉到震撼的一次。

    只因,此刻被她踩在脚下的男人身份不一般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普通人,而是皇室中的未来继承人。

    安明霁没有开口,一旁的万俟敬仪走上前:“师傅,他毕竟是皇室未来继承人,若是无故消失,肯定会引来轩然大波,京城各方势力都会受到影响,就算是掘地三尺,他们也会找出凶手,师傅还是三思而后行。”

    顾锦闻言,甜美漂亮的脸上露出不屑地笑容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我今天真的杀了他,也有全身而退的后路,他是死是活全凭小安一句话!”

    她侧头温柔凝视着安明霁,等待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这样的任性行为,如此维护的架势,看傻了周围众人。

    这也太无下限!

    在场唯一开心的人,只有安明霁。

    他喜欢顾锦对他的无下限宠溺,喜欢她为他出头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,他不想到为她惹麻烦。

    现在他能力还不足,早晚有一天,他会走到让阿锦能肆无忌惮的高度,让她肆意妄为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安明霁走到顾锦身边,拉起她的手,嗓音温和:“阿锦,之前碰了我的人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指着躺在地上,脖子被风刃划开,已经没了呼吸的男人。

    顾锦也看到了对方的尸体,她唇角轻轻抿起。

    总感觉,就这么解决了对方,似是太便宜他了!

    安明霁摇晃了一下顾锦的手,说:“没必要为他们沾染杀戮。”

    之前顾锦的动作太快,在场众人包括他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任谁也想不到,顾锦会这么大的怒火,会以杀戮泄愤。

    顾锦自然是听安明霁的,她将踩在韩亦彬背上的脚移开。

    这看在众人眼中,纷纷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万俟一海下意识地摸了摸脑门上的汗,他感觉今晚这顿饭吃得太劲爆。

    皇室继承人,差点就死在他眼前,这是何等的刺激!

    顾锦虽说不准备再动手,可她不满韩亦彬之前的叫嚣。

    若是其他事,忍忍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可这些人对她的小安动手,甚至出言侮辱,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她看得到韩亦彬与一旁的虎子,两人眼中流露出逃过一劫地庆幸,顾锦眸光暗了暗。

    她说:“死罪可免活罪难逃!”

    说着她抬手,手中聚起灵力,形成两道风刃朝他们飞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韩亦彬,与名叫虎子的男人,纷纷被毁了容。

    他们的脸上被风刃划开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