继承人就这么被毁了,陛下震怒,要彻查到底,一定要将凶手找到。

    皇室势力虽大,奈何在顾锦提供的忘忧丹,以及万俟大少的精心设计下,根本找不到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韩亦彬醒来后,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包括那名叫虎子的护卫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就像是凭空失去了一段记忆,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得知丹田被废修为被毁,韩亦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知道此事的人,只有陛下极其亲信。

    派出去彻查的也都是皇室中人,韩亦彬修为被毁的事并没有传出去。

    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,在京城行事作风极其嚣张跋扈的皇太子殿下,消失在众人眼中。

    皇室对外说是送他去进修,让他开始成年后的锻炼,为了日后继承皇位做准备。

    在事情查无所获后,皇室第一时间把韩亦彬隐姓埋名送出国外。

    一个修为被废了的继承人,是无用,不被重臣们接受的。

    皇室需要消息隐瞒下来。

    另外夜天堂也从这一天开始倒闭。

    这是由顾锦等人一手造成的。

    对于京城的变故,当事人根本不曾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京城之行,顾锦收获良多。

    手握空间,拥有无数天材地宝,任何一样东西拿出来,都有着不可小觑的价值。

    别看她给余硕,姜汉义的《五行炼气秘笈》属于低档次修炼功法,跟其他人所拥有的修炼功法相比,高了可不止一两个级别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认清,现在所拥有的能力,让她可以无惧无畏。

    只因她手握与世隔绝的空间,有逆天上古之术,就算是惹出了什么大篓子,何惧没有退路。

    以往她喜爱安稳的日子,想着做人低调些,生活无拘无束就好。

    却忘记了,怀璧其罪。

    在她踏入修炼道路上时,就已经没有了置身事外的可能。

    修士圈子中,管他龙鬼蛇神,注定有她的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在她强大到让所有人顾忌时,才有绝对的话语权,才会不受任何人的欺辱。

    车缓缓停下来,开车的司机回头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,前面堵车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歪了歪头,直视前面拥堵的车辆,好像是出了事故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其他道路?”

    司机看了一眼倒车镜里,跟随而来排队的车辆,轻轻摇头:“就算有路,我们也出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,刚好是车辆最多的路线,这里是出京必经之路。

    顾锦回头看,也发现了后面堵死的车辆。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少年,一手摸着趴在身边睡觉的多多毛发,另一只手按下车窗玻璃,好奇地冲外看去。

    安明霁看到前面有些拍摄机器,眼中流露出兴致:“阿锦,前面好像是在拍摄。”

    “拍摄?”

    顾锦也落下了车窗。

    他们的视力较常人更加清晰一些,果然看到前面高高举起的摄影机器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影视行业才刚刚起步,或者说是就如同刚会走路的孩童,还处于摸索中。

    看到有人拍摄,顾锦也露出了兴趣。

    她回头问:“我们去前面看看?”

    “好!”安明霁眯起双眼笑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