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送万俟家的司机开车驶离小区后,顾锦跟安明霁提着行李上楼,回到了他们温馨的家。

    多多更是一进屋,就撒着欢地朝它的小窝奔去。

    顾锦懒得收拾行李,直接瘫在沙发上,从兜里翻出手机。

    特别熟练地找到堂哥,顾家杰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刚拨通,就传来了对方地沉稳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锦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顾锦之前特意打电话告诉过顾家杰,她跟安明霁要去京城一趟。

    顾敏敏上学的事,等她回来再做安排。

    顾锦笑眯眯道:“我回来了,刚到家!”

    “那还没吃饭吧?你想吃什么我给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杰哥上道!”

    顾锦一改在其他人面前的端庄,此刻一点淑女形象都没有,就如同个孩子一样欢快。

    安明霁听着她愉悦地声音,把行李箱打开,整理他们的衣服。

    电话里传来顾家杰笑声:“说吧,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顾锦立马说:“我想吃火锅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让店里的人先准备着,一会儿亲自去取来,然后给你送家里去。”

    那无奈又宠溺的语调,听得顾锦心下微酸。

    别看顾家杰阳光帅气,滑不溜秋地性子,这两年隐隐往硬汉的趋势成长,可她知道对方有一颗柔软的心。

    这份柔软只对家人敞开。

    在敏敏出事的那晚,他是真的想要杀了那人。

    顾锦声音保持之前的语调:“杰哥,你跟敏敏一块过来吃吧,人多热闹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行——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顾锦也懒得动。

    突然,她丹田处传来了震动。

    她来不及跟安明霁打招呼,就这么瘫在床上,双眼放空,面容平静,似是进入了虚无的状态。

    虚无是人类意识无法穿透,无法触摸的一种无知觉状态,这个时候是最危险的。

    若是身边有人想要偷袭,十成十的成功。

    屋内的气息平稳下来,安明霁抬眸。

    顾锦进入虚无的状态,就这么映入他眼中。

    他当真是既生气又无奈。

    生气顾锦这个时候还不忘记修炼,无奈她太过信任他。

    对方永远不会知道,他对她抱着什么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安明霁抱着手中不属于他的衣服,起身朝顾锦的卧室走出去。

    等他从卧室出来时,手中拿着一条毯子。

    走到沙发前,他把毯子轻轻搭在顾锦的腿上。

    今天她穿了一条过膝的裙子,安明霁将毯子盖在,她裙子布料遮挡不住的腿上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安明霁本该离去继续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在抬头地瞬间,顾锦那张甜美的脸蛋,就这么映入他眼中。

    对方此刻没有一丝丝防备,就像是信任他,将自身安危全权交付给他。

    此刻,他就是她唯一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安明霁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,眼中流露出汹涌而直白地占有光芒,这是他第一次,在顾锦面前露出如此直白的神色。

    不知想到什么,少年快速站直身体,双眼流露出慌乱。

    他不能对不起阿锦姐姐这份信任,哪怕碰对方一根手指头,一个眼神都不行!

    安明霁强迫视线从顾锦的身上转移,继续收拾行李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