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该庆幸,他什么也没有做。

    顾锦正在突破,却并不是没有意识。

    她清楚知道安明霁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收拾行李的声音,脚步声响起,腿盖上了毯子,少年的气息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这是顾锦神识都能感知到的。

    本来安明霁靠近的时候,她还因对方熟悉气息,在突破运功时有了不可控地倒流,差一点就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还好她即使稳住,而少年的熟悉让她全身桎梏的气息远离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那么一两秒,她的心终究是乱了。

    而这只是一个开始。

    安明霁收拾完两人的行礼,又将屋内的地,桌椅都擦了一遍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,距离杰哥送晚饭还有些时候。

    他走进厨房,从冰箱中找到离开前储存的水果。

    把它们洗干净装入果盘中,端着往客厅走去。

    少年刚坐下,手中捏着一颗草莓就要往嘴里送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股强悍的力量,从顾锦的身上蔓延而出。

    这是比万俟敬仪突破筑基时,还要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安明霁捏着草莓的手,就这么停在虚空中。

    他不可思议地感受从顾锦身上蔓延而出,对他来说又毫无伤害的强悍力量。

    顾锦缓缓睁开双眸,眸底闪过淡淡的金光。

    她突破了筑基二层!

    就在刚刚,感觉丹田传来震动时,不等她跟安明霁打招呼,就被迫强势突破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,除了中间一点小差错,简直太过顺利。

    这对顾锦来说真是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睁开双眼,首先看到的就是坐在身边的少年,对方手上捏着一颗草莓。

    顾锦脸上露出愉悦地笑容,冲少年张开嘴: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安明霁眼底地震撼散去,面对她这亲昵神态,把手中的草莓送到她嘴里。

    “恭喜阿锦,再次突破。”

    顾锦享受着口中草莓,给她带来的芳香甜美味道。

    少年的恭喜入了她的耳,她未语先笑:“小安你也会有这一天的,甚至还会超过我,等你筑基成功,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秘密?”少年的注重点在这里。

    若是修炼跟阿锦的秘密相比,他选择后者。

    顾锦白了他一眼:“都说是秘密了,怎么能告诉你,等你筑基那一天,我就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安明霁平淡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嘴里的草莓吃完了,顾锦再次对少年张开嘴巴。

    安明霁又从果盘里挑出一颗草莓,送到顾锦的嘴边。

    后者毫无防备地咬住,准备再次享受草莓的芳香甜美。

    刚嚼了两下,她面容一变。

    顾锦不可思议地瞪着,坐在身边的安明霁。

    对方已经在憋笑,忍了有一会儿了。

    顾锦囫囵吞枣地把口中酸涩的草莓咽下,怒道:“小安!”

    她起身就要去打安明霁。

    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自家的崽儿随便打骂,但是别人不能动分毫。

    用于此时的顾锦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安明霁吃了这么久的草莓,自然知道哪种甜,哪种比较酸涩。

    以往他给顾锦挑的都是甜的,这次他就是故意使坏,喂了一颗酸涩的草莓。

    其一对方不告诉他秘密,再者是想要看看她变脸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