喝醉的顾敏敏还算是……乖吧。

    总之在裘强海面前,是如此,她对着送到唇边的水杯张开嘴,跟小猫似地小口小口喝着。

    喝够了,她嘴巴一合,就极其自然地趴在裘强海身上。

    这还不够,双手还搂着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要说顾敏敏跟裘强海也就见过一面,上次对方因为她上学走关系,上学的第一天,就见了那一面。

    如今第二面,她不该对这个男人有如此信任。

    怪就怪在,现在顾家杰跟顾锦都不在万海市。

    而顾敏敏在万海认识的人也非常少。

    在她印象中,初见裘强海是个非常好看,特别有气势,对她态度也十分友好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在举目无亲的情况下,以及查家宏,卫羡等人的选择下,她自然是要找最能值得信任的人扒着不放,这是本能。

    她这本能,裘强海一开始还算心平气和。

    可惜温香软玉在怀,如此亲密的近距离接触,他也很想做个正人君子的。

    奈何,现实却在打击他。

    顾敏敏所坐,着重的位置,一开始裘强海也没在意。

    可时间一长,他也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还真的不是地方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有些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尽管,他知道这不对,可架不住本能。

    这可让裘强海老脸一红,赶紧将挂在身上的丫头撕扯开,放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他已经做好准备,对方会又哭又闹。

    垂头一看,这丫头竟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躺在沙发上,巴掌大的小脸红彤彤的,看着乖巧地模样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裘强海松一口气,又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能不吵闹最好,他垂头看了一眼自身。

    咬紧了牙关,自暴自弃地朝房屋的卫生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畜生啊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裘强海的离去,还伴随着他的咬牙切齿不齿声音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他穿着浴袍从浴室走出来。

    一边擦头发,一边朝躺在沙发上的顾敏敏走去。

    他把擦头发的毛巾放到桌上,弯身把睡熟的女孩抱起来,送到了房间去。

    将人妥善安排到房间,他很快就出来,去了隔壁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顾敏敏醒来,头痛欲裂。

    打量着周围陌生环境,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身上的衣服完好时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昨晚的记忆,她想起来的不多。

    只记得跟查家宏他们在餐厅吃饭,吃完饭就上楼去唱歌。

    进了包厢后,卫羡跟几个女孩走了过来,非要跟她喝酒。

    她推拒不喝,却架不住他们把酒送到嘴边,硬是灌了两杯。

    之后的记忆顾敏敏全无,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越想越头痛,她用力敲头,却没有起到缓解的效果。

    她起身下床穿鞋,打量着陌生环境,心底也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顾敏敏,轻轻打开房门,客厅内传来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……刘老四这两年走私的文物不少,这一次他既然敢背后算计我,怕是也活到头了,找个机会把人送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这会牵扯到我们的生意,我们这条走私线路怕是会曝光,直接就毁了。”

    裘强海坐在沙发上,手中夹着一支雪茄,他送到嘴边抽了一口,缓缓吐出烟圈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