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感觉哪里的饭菜都没有自家的好吃,尤其是身边还有个养眼的崽儿。

    吃饭完,两人一起收拾厨房,洗了水果,坐在客厅看电视。

    到了睡觉时间,彼此回房。

    回房后,顾锦并没有入睡,而是进空间修炼。

    她现在对修炼,十分执着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一次去京城,通过三徒弟万俟敬仪了解到京城各方势力。

    她算是游走于修士圈边界的散修,不管她的能力有多强大,终究是被这些家族排斥的,除非将她收为己用。

    尽管万俟家族会效忠于她,可上面还有三大家族,包括皇室。

    这些势力知道她的存在了,肯定不会使出各种手段拉拢她。

    若是拉拢不到,也许他们会联手,毁了对他们有威胁的存在。

    顾锦又哪里是随便人使唤的人,毁了她?那就更不要想!

    既然那些大家族会对她排斥,甚至对她的生命产生了威胁,那么她就站在权势之上,修为也要超越他们所有人。

    以强压强,绝对的压制,是恒古不变的规则。

    只要你强大,就没有人敢上赶着来送死。

    顾锦这一修炼,就到天亮。

    她在空间中睁开双眸,感觉全身无比舒爽。

    站起身伸了伸懒腰,呼吸了空间的淡淡灵气,她感觉头脑更加清明。

    她闪身离开房间,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,走出房间超厨房走去做早餐。

    煎蛋,面包,火腿,牛奶,非常简单的早餐,只用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她走出厨房,来到安明霁的房门前,敲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“小安,该起床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地嗓音温柔如水。

    “起了,马上就好!”

    安明霁地回应声,很快从门内传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顾锦的错觉。

    她总感觉今天的崽儿声音不太对劲,似是有些喘,像是从楼下跑了一圈再上来。

    顾锦歪了歪头,满脸思索的回房。

    她心道,这孩子是不是在她做早餐的时候,下楼跑步去了。

    想想又没这个可能,若是对方离开,她肯定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想不出来为什么,她也就不再想。

    正在房间内的安明霁,在顾锦出声的时候,就瞬间软了身体。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懊恼的神色,额间还蔓延着细密的汗迹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右手,少年抬起左手捂住了脸颊。

    等到手上的温度渐渐散去后,安明霁认命地将一旁的脏衣服拿过来擦了擦手,起身下床穿鞋。

    顾锦换完衣服走出房间,安明霁已经规规矩矩地坐在厨房餐桌前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乖巧极了。

    一点也不像是之前在房间做坏事的模样。

    顾锦坐在他身边,如往常一样: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少年声音带着浓浓地鼻音。

    顾锦咬了一口面包,问:“小安,你感冒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卫生间没热水了,我用冷水洗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用冷水?没热水你可以等晚上回来再洗也一样啊,要是感冒了有你受的。”

    顾锦眉头轻皱,眼中流露出不认同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身体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一直低着头吃饭,时不时喝口牛奶,不敢直视顾锦的双眼。

    顾锦只劝道:“下次不许这样,听到没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——”

    PS:求月票求月票,求宝宝们宠爱~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