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爷子是知道甄家这半年多来,一直在联系顾锦。

    也知道甄家就在京城,一旦顾锦去了京城,接触就可能会过于密切。

    对于和玉春那个女人,他是一点都看不上的。

    顾锦回道:“有打过电话,不过我没有接。”

    自从去年,见到了甄管家后,顾锦又相继见到了生父甄有志,生母和玉春。

    这一世,他们不同于前世,对她改变了态度,打着温情牌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她知道为什么,无非就是因她现在的成就。

    可他们所看的只是冰山一角,她名下的房产而已。

    而这些已经足够,她所有的房产加起来,都能与甄家资产相抗衡。

    前世她被当成一条狗,被当成一颗随意丢弃的棋子,被卖给了刘家成为两家的合作媒介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甚至成为替死鬼,被送到了刑场。

    就算是上一世所发生的一切,今生并没有发生,可那些事都是她亲身体会过的。

    那些疼痛,那些屈辱,那些无奈痛苦,她永远不可能忘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刑场,她无人收尸,浑身发臭,停了七天尸。

    那是让她最后的一丝期待,也烟消云散的绝望。

    哪怕是一条狗,那么多年也有感情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是他们的亲生女儿。

    她太清楚,甄家没有绝对的利益,绝对不会做无用功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世,不管他们打什么温情牌,说尽好话,她都不会再踏入,那个对她来说是痛苦之源的家门。

    此生,她是顾家的人,是顾德浩的女儿,再无其他亲人。

    老爷子握着电话,听着顾锦这边的沉默,他叹息道:“尽量离他们远一点,你爸再过一年就要退伍了,回头你们好好聊聊,这么多年他也是职责所在身不由己,每次打来电话,总是问你如何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爷子提起顾德浩,顾锦眉眼都弯起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顾德浩对她的亲情。

    明明两人没有血缘关系,可这个男人,拿她当亲骨肉来疼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她之所以在家里吃喝不愁,都是因为他。

    大伯跟大伯母不可能对她一个外人,与顾家没血缘关系的人,在家里多一张嘴吃饭,没有任何的看法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顾德浩邮寄回家的钱,她的日子肯定不好过。

    她乖巧应声:“我知道了爷爷,放心吧,我听你的,不会跟他们走太近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回家的时候提前打电话来,我让你大伯母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爷爷——”

    老爷子又嘱咐了几句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顾锦望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,微微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从她今天接到晟世学府录取通知书,她已经接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给,喝口水。”

    令人如沐清风,温润如玉地嗓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顾锦面前被送来杯水。

    除了自家崽儿,还能有谁这么贴心呢。

    她侧头对暖心的少年露出一抹温柔笑容,伸手接过他的的水杯,感叹道:“谢谢小安,你可真的是我的贴身小棉袄。”

    夸奖完,她把水杯送到嘴边,一口气喝了大半杯,这才解了渴。

    PS:怀疑最近输的液,是在杀我脑细胞,整个人都傻了!卡文,严重卡文!完全没有灵感!

    求月票~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