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前的男人是裘强海的仇人,对方想要找他报仇,误认为她是他的姘头,所以把她绑来了。

    顾敏敏低声反驳了一句:“我不是他的人,跟他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可刘老四根本不相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对你在意着呢,你不是他姘头,他之前能那么着急?!”

    刘老四站起来,拽着顾敏敏的头发,让她露出一张漂亮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还别说这张脸蛋是好看,他裘大公子的口味儿倒是越来越嫩了,这么小也下得去嘴!”

    顾敏敏被迫仰头,对上刘老四丑恶的嘴脸。

    不远处走来一个男人,看到顾敏敏的脸蛋,垂涎道:“四哥,这丫头模样看着不错,不如咱们哥几个也来爽爽?”

    刘老四冷哼一声:“钱到了,咱们有的是时间!”

    他现在对钱更感兴趣。

    若是中间出了什么差错,钱都打了水漂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虽然,他也对想要对眼前的小妞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这半年多来,他受够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,只想要带着钱远走高飞离开万海市。

    刘老四掏出手机,开机后,又拨了一通电话给裘强海。

    正在四处寻找顾敏敏的裘强海,立即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刘老四!我跟你的恩恩怨怨你不要牵扯到别人,那孩子是无辜的!”

    他第一句话,就是在撇清跟顾敏敏的关系。

    对此,刘老四更确信,手里有顾敏敏在万事不愁。

    他阴笑问:“裘大公子,我要的两百万准备好没?”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!”

    “痛快!”

    刘老四得意地笑,转身朝不远处的破旧桌子走去,拿起桌上打开瓶盖的啤酒,猛地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全身舒爽后,他对着电话命令道:“现在,你把钱送到码头,那里会有人接应你,把钱交给对方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刘老四你我耍我?!”

    裘强海地声音像是含着冰碴子。

    刘老四无辜道:“怎么会。”

    “看不到人你休想拿到钱!”裘强海太过了解刘老四这人,此人向来黑吃黑,根本毫无诚心可言。

    他确信,现在把钱送到码头,他也见不到顾敏敏,她甚至还会遭遇不测。

    拿不到钱?这话惹怒了刘老四。

    他声音冷了下来:“裘强海我告诉你,现在你女人在我手上,你若是敢少我一毛钱,我就敢放她一滴血!”

    这番威胁似是感觉没力度,刘老四大步走到顾敏敏的跟前。

    伸手拽着她的头,用力往地上磕去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这一下,疼得顾敏敏忍不住惊呼。

    既是疼的,又是受到了惊吓。

    惊叫后,她第一时间求救:“海哥,救我!这里好可怕,好脏好乱,锦姐,海哥救我!好脏好多破布,他们还打我!”

    顾敏敏越求救,刘老四就越激动,用力地薅住她头发往地上砸,毫无怜惜之意。

    砸了几下,他对着电话问:“裘公子,这钱你是送还会送不送?!”

    裘强海那边骂了一句脏话,最终同意把钱送到码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刘老四满意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伸手拍了拍,顾敏敏沾染了血迹的脸蛋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