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一时间。

    本来坐在车上朝南边搜寻的裘强海,在挂断了电话后,第一时间吩咐司机往西城的破旧工厂开去。

    随后,又给顾锦打了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顾锦,找到刘老四了,他们在西城废弃的工厂!”

    裘强海为什么会知道,正是因为顾敏敏之前求救的话。

    对方说话有回音,说明是空旷的地方,破布这也是比较重要的一点,他记得在西城有价废弃的织布工厂。

    一切都联系上,而且他记得刘老四的确在那一带活跃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钱的事情解决,接下来一切对刘老四来说无所谓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砸得头破血流的顾敏敏,他伸手擦了一把:“啧啧……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可惜什么,就只有他知道。

    “四哥,钱到位了,这妞咱们也别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刘老四拍了那人一巴掌:“这你还下得去嘴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我都快一个月不知道女人的滋味儿了。”那人嘿嘿直笑。

    刘老四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顾敏敏,这丫头头被砸破了,脸上都沾染了血迹。

    想到裘强海这么多年来的欺压,他心底有一股释放不出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等着,先等我出口气,回头随便你们玩!”

    他从兜内掏出一把刀,再次蹲在顾敏敏的身边。

    看到他手上的刀,顾敏敏瞳孔微缩。

    刘老四手中的刀,贴近她沾染着血迹的脸上:“怪只怪你这丫头倒霉,跟谁不好,偏偏跟他裘强海!”

    这下,顾敏敏是真的害怕了,她的身体往后退,想要躲避危险的刀刃。

    “别怕,我不会杀了你的,只是想要给裘大公子一个深刻记忆!”

    刘老四凑近顾敏敏,在她沾染着血迹的脸蛋上,轻轻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这一下,真的恶心到了顾敏敏。

    她朝眼前的男人吐了口水。

    “臭婊子!”

    刘老四反手就甩了她一巴掌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看得站在身边的两个男人,可是心疼坏了。

    只因刘老四这一巴掌实在都是太狠,顾敏敏的脸都肿了。

    这一会儿,他们还怎么做得下去。

    顾敏敏被一巴掌甩在地上,不等她爬起来,刘老四伸手拽起她的衣服,手中的刀再次朝她脸上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不再是吓唬人,而是真的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四撕心裂肺地痛苦声音,在废弃的工厂响起,惊动了周围树木山鸟儿,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刘老四手中的刀,划破了顾敏敏的脸,他冷声道:“他裘大公子稀罕的东西,被如此摧毁,不知道该如何心痛?”

    他声音中有着难言地激动与兴奋。

    顾敏敏疼的眼泪流下来,感觉鲜血滴落在衣服上,脸上的疼痛过后是麻木。

    刘老四又在她脸上划了几刀,随后开始扯腰带。

    周围的两个男人见此,知道正戏开始了,他们也紧跟着动作起来。

    而顾敏敏就像是个破布娃娃一样,被随手丢在地上,脸上的伤口还在渗血。

    刘老四扔下手中的刀,做着不忍直视地下-流动作,朝她一步步走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此时满身狼狈的顾敏敏,刺激到了他哪个点,双眼如狼一般,竟直接扑了上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