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敏敏伸出双手,瞪圆了双眼,不敢置信地摸着脸。

    没有伤口,没有血迹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顾敏敏震惊地望着顾锦:“锦姐!”

    顾锦把水杯塞到她手中,叹了口气道:“你不知道,昨晚看到你浑身是血吓死我了!你要是出了事,我怎么跟你哥交代?”

    “锦姐,我的脸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她担心什么,想要问什么,顾锦不理她这一茬。

    她语重心长道:“这一次有我在,若是我没在,你要怎么办?以后长点心吧。”

    昨天,她真的担心死了。

    比起顾敏敏毁容,她更怕这丫头没了命。

    虽然,知道这事是误会,是受了裘强海的牵连,可她还是后怕。

    顾敏敏死死拽着顾锦的手,惊声问道:“锦姐我的脸没毁?!”

    女孩子有几个不在乎自己容颜的,哪怕是顾锦都不能免俗。

    她坐在病床前,伸手摸了摸顾敏敏光滑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有我在,这么一张好看的脸,怎么会毁了呢。”

    得到确认,顾敏敏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顾锦问:“这次怕不怕?”

    “怕!吓死我了,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,见不到哥哥,见不到大家了!”

    说到昨晚的情形,顾敏敏至今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顾锦低叹一声:“以后不再要再随便相信他人的话,知道了没?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!”顾敏敏认真点头。

    “昨天发生的事,我已经告诉杰哥了,他现在在回来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顾敏敏小脸绷紧。

    “这事瞒不住,海哥因你把万海市都翻了个遍,把昨晚绑你的那人手下全部找了出来,端的是一副杀鸡儆猴的做派。”

    听到裘强海,顾敏敏缓缓垂头,让人看不出她脸上的神情。

    但着不妨碍顾锦看出来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昨晚,她到达废弃工厂的时候,看到暴怒的裘强海,直觉他情绪似乎太过强烈。

    之后看到顾敏敏即使是昏迷,也紧紧抓着他的胳膊,任是谁都无法拉扯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还是她用了些力度,硬是给撕扯开的。

    要是再看不出这两人有猫腻,她前生今世都白活了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他们之间是什么情况,又走到了哪一步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状似害羞的顾敏敏,顾锦直觉,应该是这丫头单箭头?

    “阿锦,饭买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安静的病房中,插来悦耳好听地嗓音。

    顾锦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,缓缓回头。

    出声的是站在病房门口,提着盒饭回来的安明霁。

    她对少年招了招手:“正好敏敏醒了,一起吃点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提着饭盒走到病床前,把盒饭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顾敏敏面对安明霁有些拘谨,她没了之前面对顾锦时的多话。

    她不开口说话,顾锦将昨晚的情形告知了她。

    昨晚她满身是血毁了容的模样,镇住了所有人,裘强海更是整个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她跟安明霁到的时候,他抱着顾敏敏紧紧不放。

    还是她说能治好顾敏敏,对方这才松手。

    奈何,他放了手,昏迷中的顾敏敏不松手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番折腾,才分开两人。

    顾锦用空间的溪水,为顾敏敏擦脸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PS:27号凌晨爆更,宝宝们有月票的投给花花吖~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