裘强海笑道:“接下来咱们见面的机会不少,到时常出来聚聚,听说京城好玩的地方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顾锦点头表示认可。

    随后,她意有所指道:“京城的美女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裘强海眉目一挑,露出感兴趣的神色:“我喜欢有内涵的美人。”

    顾锦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所谓内涵在哪,他们并没有就此讨论。

    只有一旁的安明霁,在裘强海这一句内涵出口后,所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少年眼中流露出些许深意,看了一眼顾锦后,又垂头继续玩手机上的贪吃蛇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顾家杰终于从病房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双眼微红,对裘强海跟顾锦道谢。

    最终,他宣布:“我会带敏敏去京城,把这丫头放在万海市我不太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锦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裘强海。

    就连正在玩贪吃蛇的安明霁,也诧异地看了一眼顾家杰。

    裘强海的表情精彩极了。

    他第一时间去看顾锦,一脸的我不知道我没有我无辜的模样。

    顾锦对此是真的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刚才她已经逾越,想要掐了顾敏敏这朵桃花。

    奈何缘分使然,这就不是她所能参与的事。

    缘分这东西,有时候真的很奇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城,废弃工厂。

    裘强海离开医院后,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刘老四等人的尸体还没收拾,整座废弃工厂被被人包围起来,任何人不许靠近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下车后的裘强海,听到了从废弃工厂传来的惨烈叫声。

    他从上衣头内掏出白色帕子,放到口鼻间。

    从工厂里面走出来一名大汉。

    对方走到裘强海面前,恭敬道:“老板!”

    “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那人说:“还活着,不过也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裘强海抬脚走进了工厂,密集地惨叫声涌入耳中。

    在这座废弃的工厂内,数十人被高高吊起,承受他们应有的惩罚。

    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无辜,甚至都对昨晚顾敏敏所遭遇的一切做出了贡献。

    刘老四为了这场绑架,策划了许久。

    其中牵扯到的所有人,全都被他一个一个挖出来,带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裘强海无视周围血淋淋被吊着打的人,他直奔一铁笼子前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人,才是他此行的主要目标。

    身穿海江酒店歌厅服务生制服,浑身无一物,最直白的颜色是满身鲜红血色。

    他就是昨晚,骗顾敏敏离去的服务生。

   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,背叛了他。

    被关在笼子里的服务生,看到裘强海出现,连滚带爬地来到铁笼边缘。

    对方声音颤抖而慌乱求饶:“老板,老板我错了!你饶了我吧!我真的知道错了!”

    他血红的双手,死死攥着笼子,警惕地而绝望地求饶。

    警惕,是对一旁笼子里关着的大狼狗。

    绝望是他此刻知道求饶也换不来解脱,可本能地就是要去求一求。

    裘强海站在铁笼前,冰冷地双眸盯着对方,就如同看一件死物。

    “我饶了你,谁又饶了那丫头。”

    顾敏敏昨晚的遭遇,是裘强海一直不愿去回想的。

    心痛,绝望,惶恐,以及内心的那些许情感波动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