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都让他清楚那丫头在他这里,终究留下了烙印。

    许是初见时的乖巧安静。

    二次见面的憨态与撒娇粘人劲。

    又或者是,这半年多来,每一次偶遇时,两人相处时产生的涟漪。

    “汪汪汪!!!”

    一旁铁笼子里关着的大狼狗,似是察觉到了“猎物”的骚动,冲服务生展开了吼叫声。

    听到折磨了他一天一夜的狼狗叫声,服务生双眼散发出神经质地光芒。

    他疯狂地晃动着铁笼子:“老板我真的知道错了!求求你饶了我吧!我再也不敢了!饶了我吧!我给您磕头,给你磕头了!”

    裘强海深邃的双眸沉静如水,眼底是千年不化的冰霜。

    他站在铁笼子前,一抹戏谑的笑意在脸上闪现:“想要我放过你,等你能活着从这里出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在对方惊恐绝望地视线中,裘强海缓缓抬起手。

    周围的手下看到,立即把一旁笼子里的大狼狗放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这是两个改装的铁笼子,只要打开中间的关卡,狼狗就能冲到服务生面前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!!!!”

    凄惨绝望地吼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让人听了就忍不住浑身掉鸡皮疙瘩,只听这声音,就知道声音的主人承受了怎样的痛苦。

    裘强海唇角微扬,就这么看着服务生在狼狗嘴下,身上的血肉怎样一块一块消失。

    对了,这个季节,动物们到了躁动时期。

    眼前这是一条狼狗,正处于寻找配偶期。

    对方对猎物有着绝对的占有权,既能填饱肚子,又能解决这个季节的躁动,当真是两全其美。

    住在废弃工厂的居民,最近总是能听到怪异地声音。

    他们对于鬼神之说总是信而有之,所以并不敢靠近工厂。

    即使有的孩子靠近,也很快就被人驱离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某一天,有人发现,偌大的废弃工厂,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那么大的工厂,说没就没了。

    此为万海市诡异故事之一,西城废弃工厂。

    后来被流传好几代人。

    代代相传,那里也成为了探险之地。

    可周围除了一片茂密的树木,跟荒凉的土地,陈旧的垃圾,再无其他诡异之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敏敏身上的伤势,并不太严重,很快出了院。

    她先是跟顾家杰回了一趟青山村,在家陪父母住了一段时间,就跟顾家杰去了京城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,两人见过顾锦跟安明霁才出发的。

    现在顾家杰的身份不同与往日,时间宝贵得很,

    他不止是百味阁火锅店连锁店铺的创始人,还是世九娱乐公司的管理人。

    自从去年开始,他现在是一边学习,一边管理公司的几十号人。

    尽管公司只有几十号人,可他们个个都是有真本事的。

    去年,程世恩拍的《刑侦档案》过些日子就要放映,他必须要回去主持,亲自参与这个项目。

    望着远去的车辆,顾锦轻轻抿起唇角。

    顾敏敏其实跟在堂哥身边也好,省得被裘强海那风花雪月的老狐狸叼走。

    即使他们有缘分,也不能就这么让老狐狸轻易叼进家门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