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小伙子长得也忒好看了些!

    刘媒婆双眼亮晶晶地盯着安明霁,问:“这孩子是?”

    对方就差流哈喇子了!

    顾锦侧身挡住她的视线,眯起双眼笑道:“我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锦丫头的弟弟啊,这孩子多大了,定亲了没?这么俊的小伙子肯定好多姑娘追吧,咱们村可少见这么帅气的小伙子,看这身材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刘媒婆也不知道讨嫌,一个劲地追问,也毫不吝啬她的夸赞。

    可她的眼神太过直白,分明就是夹杂着颜色,在臆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可算是触碰到了顾锦的底线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笑容淡了一些。

    顾锦站起来,走到她面前:“对于我的婚事,您费心了,我不打算这么早成婚生子,您先回去吧,我们要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委婉送客。

    可刘媒婆双眼都黏在安明霁身上,舍不得离开。

    “这小伙子我看着不错,有没有什么要求,想要什么条件的女人?是成熟的还是有风韵的,或者是懂人事的——”

    对方说话越来越不像话,顾锦冷声道:“别用你那双恶心的视线,盯着我家小孩看!”

    她生气了!

    刘媒婆稍稍回神,脸上笑意不变,也自知一时间忘了正事。

    她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:“我这不是头一次见这么帅气的小伙子,还真是怪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还歪头朝安明霁看去。

    目光黏且腻,让人作呕。

    顾锦忍无可忍把她拎起,直接丢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这为老不尊的东西,实在是让人恶心。

    刘媒婆懵了,回过神来坐在顾家院子就开始嚎叫:“你个臭丫头,竟然敢打我!”

    在空间的多多,都被这鬼哭狼嚎吓得一哆嗦。

    “打你还怕脏了我的手!”顾锦冷冷地睨了她一眼,伸手指着她的双眼:“你这双罩子不老实,我不介意废了它!”

    顾锦眼眸幽深如古潭,脸上泛着认真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这话绝不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刚才刘媒婆的视线,真的触及到了她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大媳妇送客!”顾老爷子也跟着开口。

    陈红立马拉起刘媒婆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,我不走!你们顾家不给我一个说法,休想让我走!”

    她刘媒婆也是村子有命的火爆脾气,岂是能轻易这么被打发。

    安明霁走到顾锦的身边,他轻轻一抬手,一道灵力打入刘媒婆的额间。

    之后,她就如同行尸走肉般,被陈红拉走,模样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怪异的让人见了,明显看出不对劲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深深地看了一眼安明霁,随即垂眸,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陈红把刘媒婆送走后,回到正厅吃饭。

    一家人安安静静吃饭,似是之前的闹剧根本不存在。

    饭桌上,老爷子偶尔问顾锦对日后的打算,让她到了京城,跟顾家杰顾敏敏互相照顾着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顾锦跟大伯母一起收拾饭桌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今天难得精神气好,快十一点才困倦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时间,才知道夜深了。

    “都早点回屋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在老爷子,大伯,大伯母各自回房后,顾锦跟安明霁也彼此回了房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