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青山村,谁不知道安汉义做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事。

    亲弟弟走后,气死老母亲,还把属于安明霁的家产霸占,把他赶出家门。

    让那孩子在村里吃了好几年的苦头,衣不蔽体食不果腹,整日被村子里的孩子欺负,这身上成天挂着伤。

    若不是对方好命,碰到了顾锦,还不知道被糟蹋成什么样呢。

    李雪琴听陈红的话,立即急了:“这话怎么说的,我们国亮娶顾锦是要做媳妇的,安明霁那小兔崽子根本就是拖后腿的,这能放在一起比较嘛!”

    陈红懒得跟她掰扯这些事。

    虽说她也不明白,顾锦为什么那么傻,要养安明霁这么个大小伙子,还对他那么好,好到让人看了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这几年来,反正她认清了,也习惯了她对安明霁的好。

    只是李雪琴不这么认为,或者说是村里的其他人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没有亲眼所见,怕是谁也不知道,顾锦对安明霁的好。

    陈红语重心长道:“安家妹子这婚事是不成的,不瞒你说,昨晚就有人上门给锦丫头提亲,被我们老爷子一口回绝了。

    锦丫头再过些日子就要去京城上学,她有大好的前程,现在不会嫁人成婚的,你还是趁早打消这念头吧。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上,李雪琴也不再自讨没趣,面上笑盈盈心底带着怒意离去。

    把人送走后,陈红继续在院子里晒豆子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在走廊下的躺椅上闭目养神,他没有主动问李雪琴来干什么,陈红却一股脑地都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听到又有人来给顾锦提亲,老爷子缓缓睁开双眸。

    一双看似浑浊,却泛着精明之光的眸子露出。

    半晌,听老人家缓声道:“看来锦丫头要早点回去了——”

    在村里散步的顾锦跟安明霁,不知道家里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他们在村口碰到了老熟人。

    曾经那些欺负过安明霁的那些孩子。

    五六个男孩,以村里赖子刘老二的儿子,刘大鹏为首。

    刘大鹏等人也没想到,会碰到顾锦跟安明霁。

    虽然早知道两人回村了,可他们一直必会这两人,只因曾经的记忆太深刻。

    想当年,顾锦一手拎一个,揍得他们飞起。

    那惨烈的经历,当真是让人无法遗忘。

    即使眼下顾锦没他们高,五六个大小伙子依然怂的一逼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如今都长高了许多,虽然没有安明霁高,却也个个比顾锦高一个头。

    可惜,个高人怂。

    三年前,刘大鹏跟其他几个孩子揍了安明霁,顾锦反手就打了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其中几个家长找上顾锦,反被顾锦惩治了一番,从那次后家里严厉警告他们,不能再靠近安明霁。

    那次,只有刘大鹏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他娘没带他找上顾锦,这些年他娘没少拿这事说,每一次都是由衷的庆幸。

    此刻,五六个大小伙子,看到顾锦跟安明霁,他们第一反应是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奈何脚黏在地上,怎么也动不了。

    顾锦看到刘大鹏等人,认出他们几人曾欺负过安明霁,却也分不清谁是谁。

    女大十八变,这男大也十八变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