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也不在意,脸上还露出灿烂地笑容,可见他非常享受这一切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暗沉。

    两人玩闹够了,往家的方向返回。

    他们的美好心情,在回家后被打破。

    听到李雪琴是来为安国亮提亲,安明霁的手紧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!

    就知道他们不会让他安生!

    安汉义他们一家就见不得他所拥有的一切,一定要把属于他的一切都剥夺。

    奶奶就是被他们逼死的,父亲跟奶奶留给他的房子,也被他们抢走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还要来抢夺阿锦!

    安明霁缓缓垂眸,遮掩住眼底的阴沉恐怖偏执光芒。

    他不会让他们抢走阿锦的,一定不会。

    眼见顾锦脸色不好看,陈红连忙道:“放心吧,我已经一口回绝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只觉得被恶心坏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李雪琴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,来为她儿子上门提亲。

    她现在收养了安明霁,是他的姐姐。

    安明霁对他们一家,更是有着恨之入骨的情绪,他们知不知道所作所为有多荒唐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默默抽着旱烟。

    他抬头扫了一眼,脸色一言难尽的顾锦,与默默垂头看不清楚神色安明霁,缓缓道:“过两天你们就回去吧,这村子的风气终究跟城里不同,回去安静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爷爷。”对此顾锦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她刚回家两天,就遇到了两次上门提亲。

    再待下去,怕是早晚要搞出个恨嫁的名声来。

    安明霁也觉得早点离开的好,再待下去,即使知道阿锦不会嫁给其他人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,那么多人盯上她,他这心底就不舒服。

    可惜,事与愿违。

    就在第二天,再次有媒婆登门拜访。

    这一次,却不是为了顾锦,而是冲着安明霁来的。

    对方来的声势浩大,鞭炮都放了两挂,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。

    惊动了青山村的很多村民来围观。

    众人一看,这媒婆是隔壁村的,看这情况是来说亲的,众人纷纷跟上去围观。

    一帮人直奔顾家的门口。

    媒婆站在顾家门外,大喊道:“大喜,大喜啊!顾老爷子,顾家大哥大嫂天大的喜事啊!”

    正在厨房内收拾的陈红,听着门外吵吵嚷嚷地声音,撩起腰间的围裙擦着手朝厨房外走去。

    对上满院子的人,她一时间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这是咋地了?”

    媒婆看到陈红,立即上前握住她的手,兴高采烈地道喜:“顾大嫂大喜事啊!我们村的姑娘看上你们家的小伙子了,愿意出两百块的礼金请他做上门女婿,只要他人过去,婚礼席面事宜一概不需要他操心,只管安生做上门女婿就行!”

    “啥玩意?!”陈红瞪圆了双眼,急了:“你说谁做上门女婿呢?!”

    媒婆一愣,没想到她如此态度。

    随即稍稍一想,就知道她误会了。

    她笑嘻嘻道:“这不是你们家收养了孩子,我都打听清楚出了,名叫安明霁,刚十七,我们村有个姑娘看上他了,请他做上门女婿,还给二百块的礼金,这天大的好事哪找去噢!”

    二百块对于乡村来说,这可是一笔巨资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