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围的村民听了,都瞪圆了双眼,张大嘴巴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可陈红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她现在整个人都处于暴怒中。

    这一天天啥事啊,她还以为有人找她儿子做上门女婿呢。

    要是这人真盯上了她儿子,她肯定要跟人拼命,还要把人打出去。

    在听到不是盯上顾家杰,而是安明霁后,她这心底的怒火也只增不减。

    “快别在这开玩笑了,明霁还是个孩子,做什么女婿,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!”

    她摆手赶人:“都散了吧,别在这凑热闹,我们家不办喜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子话可不能这么说,二百块礼金呢,这钱可不少了,你要是做不了主,去找能做主的来!”媒婆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柳家给她的辛苦费,比她撮合十对新人还要多。

    今个的提亲,她必须给办成了。

    媒婆的态度惹怒了陈红,她脖子一抬,嗓门也跟着抬起:“说啥呢!这个家就我说了算,我说了不同意就是不同意!”

    她现在是家里唯一的女主人,家里的大小事务全都是她一手抓,竟然有人说她当不了家,这就是在打她的脸。

    媒婆一愣,随即赔着笑,压低声说:“大嫂子,既然你能做主,这可是稳赚不赔的买卖,那孩子也不是你亲生的,把人往别人家一送,到手两百块何乐而不为呢。”

    真要这么简单就好了!

    顾锦把安明霁当成眼珠子护着,若是她敢把对方卖了,顾锦就敢把她赶出家门。

    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甭管是两百块,还是一千块,她都不做这稳赚不赔的买卖。

    而且,结婚大事,这能被当成买卖?

    想当年,她就是被卖到顾家的。

    对于买卖这事,她心底是一百个排斥。

    “这事不行不行!”

    陈红推着媒婆就往大门外赶去。

    周围的村民见此跟着起哄。

    “陈红这事我看行,你就同意了吧,二百块呢好多钱!”一中年男人笑嘻嘻开口。

    村里的一妇人,也跟着遗憾道:“是呀,这要是搁我早就同意了,可惜家里没有儿子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事,怎么就不到我家呢,我家有儿子啊!”

    “呸!你儿子都娶了两回媳妇!”

    “那又咋了,总归是儿子不是——”

    在周围的起哄中,媒婆继续劝道:“大嫂子咱们有话好好说,你要是对礼金不满意,咱们可以商量啊,总归也不是你亲生的,你说个数,只要不过分我都能帮你说和!”

    众人没看到,从主屋内走出来顾锦,安明霁,顾老爷子,顾德昌四人。

    他们瞧着院子里的闹剧,个个脸色不好看。

    尤其是顾锦,听着媒婆左一句有一句,拿钱衡量她家崽儿。

    听着对方好商量的语气,顾锦忍不住出声道:“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灵力施压地嗓音,传进了在场每一个人耳中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朝顾锦看来。

    对上少女好看的容颜,大多人眼底闪过惊艳,也有人眼中流露出嫉妒。

    尤其是前来凑热闹的安佳月,看到顾锦的一张漂亮脸蛋,还有那比鸡蛋还光滑的好皮肤,羡慕得她双眼都红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