倒是一旁的安国亮,瞧见顾锦,嘴角疑似留下了哈喇子,可当真是没眼瞧。

    周围的其他男人,看到顾锦也纷纷露出惊艳。

    女孩子们大多流露出羡慕的光芒。

    其中,何家兴双眼深深地盯着顾锦,目光复杂而隐晦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视线中,顾锦朝媒婆走去,她冷声道:“想要我家小安做上门女婿?怕是那姑娘没睡醒?”

    媒婆知道眼前的姑娘,差不多就是收养安明霁的人。

    她可招人打听清楚了,知道想要撮合成柳家这桩亲事,这丫头也是个难关。

    媒婆笑着说:“我们村柳家的丫头,长得还是很漂亮的,村里多少大小伙子想要娶她,柳家丫头还是高学历,是我们县城的尖子生呢!”

    顾锦冷笑:“尖子生就做出这么龌龊的事?用钱买人?这姑娘多大的脸?又哪来的自信说出这样的话?”

    “你这姑娘人长得还可以,怎么说话这么毒?”媒婆不乐意听她这话了。

    毕竟柳家可是她现在的大主雇,她还是要维护的。

    顾锦唇角缓缓勾起一抹嘲讽地笑容,声音冷冷道:“这就毒了?有本事别惦记我家小安!”

    尽管不知道柳家是哪个,那柳家姑娘又是谁,既然敢惦记上了她家崽儿,那就是不安分的主。

    用钱来衡量她重要的人,已经犯了她的忌讳。

    她不屑道:“麻烦你回头转告那姑娘一声,我家小安还真不差那几百块钱,他现在的身价也是对方高攀不起的。

    听你说那姑娘还是尖子生?我家小安在万海市贵族学校上学,今年就要去京城上学,他的学习成绩优异,年年全省第一名,他的照片还挂在学校的优秀名人榜上,敢问你说的柳家姑娘,可有我家小安的一半优秀?

    我家小安考去京城上学,光一年的学费就近万,又敢问那姑娘可能负担得起?

    这还不止,我家小安各种爱好项目课程,每一笔开销都是上千花费,他平日吃喝穿的样的也都是最好的,粗粗略算一下,他一年的所有费用,大概十万以里,敢问您说的那家姑娘,可能让我加小安享受如此优质的生活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媒婆被堵得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只听那学费近万,她整个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方圆十里八村,又能有几个万元户。

    本以为是长得好看的穷小子,却不曾是个吞金兽。

    上万?十万?简直是天文数字!

    对上媒婆错愕的神情,顾锦缓缓勾起唇角,嘲讽道:“追我家小安的姑娘,那是从万海市排到了京城,您说的那姑娘惦记我家小安?麻烦她多照照镜子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当真没教养!”

    媒婆气得浑身颤抖,也感觉面子全失。

    其实她还有更脏的话想要出口,奈何周围那么多人,还都是青山村的村民,她一时间非常憋屈。

    顾锦双眼含笑,对她的话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对方不过是个跳梁小丑,她气氛的是背后盯上她家小安的人。

    她扫向周围看热闹的村民,直言道:“热闹也都看够了,大家请回吧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