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,她想不明白谁能欺负安明霁。

    以少年如今的能力,就算是一百个成年普通人都打不过他。

    在这青山村,她还真的想不到谁能欺负得了他。

    可安明霁这委屈不安地声音,分明就是受了欺负。

    顾锦摸着他的头,缓声问:“小安,你乖,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安明霁的头靠在她平坦的小腹,轻轻地摇头,不愿开口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伸出双手,圈住了她的腰身。

    任凭顾锦再怎么问,他就是什么也不说。

    他不说,顾锦就这么陪着他。

    她摸着怀中少年一头柔软的发,动作温柔而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直到院落大门,被人砰地撞开声音响起,惊动了屋内的安静。

    顾德昌跌跌撞撞地回来,冲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出大事了,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陈红一直在等消息,见自家男人回来脸色都变了,忙问:“出啥大事了?”

    “安家的小子被人废了……”

    等顾德昌将事情的原委说清楚,陈红闻言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咋就被人给割了?”

    昨个李雪琴还上门为儿子提亲来着,今个就被人废了,这事怎么听都感觉跟做梦似的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,安汉义跟人打起来,现在是打得头破血流,村长过去了,正在查这事呢。”

    大伯跟大伯母在院子里的对话,被顾锦听在耳中。

    她回眸望着怀中,始终不抬头的少年,心下有了个猜测。

    又联想到,安家出事狗吠声响起,少年随后回归家中。

    她差不多清楚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只是不明白,安明霁为什么这么做。

    若是恨他大伯,怎么就废了安国亮,还是这样……伤眼的手段。

    是的,在顾锦眼中,她觉得这实在是太伤眼了。

    安国亮那小子长得如猪一般,想必那也不好看,也不知道她家崽儿是不是伤了眼。

    顾锦摸着怀中少年柔软的发,动作温柔。

    她的手慢慢滑过安明霁的脸,来到对方的下巴处,突然强势地抬起他的脸。

    露出对方深邃且不安,泛着微红的双眸。

    这一眼,可是把顾锦心疼坏了。

    她怜惜地摸着少年的双眸周边,微微叹口气。

    安明霁知道她应该猜到了,他缓缓垂眸,唇紧紧抿着。

    即使再来一次,他还是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可他不愿让阿锦知道。

    不愿让对方跟他产生隔阂。

    在安明霁不安的时候,顾锦接下来一番话却是让他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顾锦摸着少年微红的双眸,心疼道:“瞧瞧这双眼都红成什么样了,他若是惹你生气,你告诉我,我帮你打回去就是了,何苦让自个受这份罪,让我看看是不是长针眼了,怎么双眼红成这样?这不干不净的东西还是少看的好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弯身,心疼地打量着安明霁,一双好看的桃花眸。

    检查这双眸子,是否真的受了伤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明霁咽了咽口水,接受她心疼洗礼。

    他松开了环抱的双臂,鼓足勇气,小声说:“阿锦,我差点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

    顾锦声音平静,丝毫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就像是少年说他口渴了,想要喝水一般平静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