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她现在有些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源头就是身边的少年,孩子有脾气了,对她也爱答不理,一时间让人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察觉到周围的目光越来越多,顾锦低叹一声,再次伸手握住少年的手。

    她柔声道:“小安,不开心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少年拉成了鼻音。

    他把手中的戒指,送到顾锦的眼前:“我说过给你的,为什么要将它还给我?你是不想要它了,还是不想要我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锦。

    眼前的少年就像是炸了毛的猫,奶凶奶凶的,望着她的眸子中露出控诉的神情,好不委屈。

    她单手捂住了心口,真的无法抵抗安明霁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太犯规了!

    就在顾锦要开口时,却发现安明霁双眼微红,唇角也因委屈而紧紧抿起。

    顾锦面容一变,本来觉得被撩了一下,心底隐隐冒出火花。

    然而安明霁这真委屈的模样,却让她的一颗心感到阵阵疼痛,像是被针扎了一样,密密麻麻的。

    “小安,你别这样,我看着心疼。”

    顾锦握住他送眼前,放着玉戒的那只手。

    “我没不要你,除非你主动离开,否则我永远不可能不要你!”

    “那就戴上它,永远不要摘下来!”

    安明霁声音沙哑,语调却奶凶奶凶地。

    他伸手拉起顾锦的手,再次把玉戒戴到她纹着凤凰图案的右手食指上。

    把戒指戴上后,安明霁轻轻抚摸着顾锦的手,哀求道:“以后都不要把它摘下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枚戒指对他来说很重要,而阿锦对他来说更重要。

    “好!”顾锦无法拒绝他。

    她反手握住少年的手,顺势开口:“小安,跟我去见个人好不好?”

    安明霁抬眸,黝黑的眸子盯着她看:“你想要我见?

    顾锦的想法有点复杂,既想要他见,却又不想要见。

    其实她是不舍得安明霁离开,只要想到这个可能,心底就非常排斥。

    这三年来,她已经习惯了少年的存在。

    最终,顾锦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见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也同一样,无法拒绝顾锦的要求。

    穆子繁,万俟敬仪,万俟一海,裘强海一直关注着姐弟二人。

    就连卡西等人,也在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

    听到少年答应上楼见家主,她不由松口气。

    达尔文夫人虽然心狠手辣的名声在外,可没有人知道,她最讨厌动武,只因不喜血。

    顾锦跟安明霁手牵着手站起来。

    顾锦拍了拍万俟敬仪的胳膊,笑着安抚道: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轻轻摇头,知道她要带安明霁上楼,询问:“需要我陪您上去吗?”

    顾锦拒绝了。

    她转头去看裘强海,对上他担忧而迷茫的视线,她柔声安抚:“海哥,不用担心我,记得我们来这目的,我们的预算是四千万。”

    知道她说的是夜天堂,裘强海点头:“知道了,我会尽力的。”

    顾锦再去看穆子繁,说实话今天的初见,她对此人感官不坏。

    对方能站出来,无论是以何种立场,她都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“多谢——”

    穆子繁矜持地点了点头,面上依然清冷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