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方那张熟悉容颜,安明霁心底不由悲痛。

    “奶奶——”

    他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这声夹杂着颤音与怀念的奶奶一出口,什么都不用说了,都不需要做鉴核实,安凤就确定了少年的身份。

    安凤抑制激动地心情,对安明霁招招手:“孩子,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开口出声后,安明霁脸上的失神状态快速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眼前的老妇人不是他奶奶。

    当初奶奶去世时,是他亲自看着老人家带着遗憾离去。

    他面前的老妇人除了一张脸与奶奶相似,其气质还是那双眼中的东西,都不是他熟悉的奶奶能露出的。

    安明霁握紧了顾锦的手,心底的情绪翻涌着。

    即使知道眼前的妇人不是奶奶,可凭借对方与奶奶八九分相似的容颜,可以肯定她跟奶奶必有关系。

    他还回想到,之前顾锦在楼下问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‘小安,你有没有想过,在这世上还有其他亲人在?’

    他就知道,阿锦这话不是随意问出来的。

    安明霁去看身边的顾锦,对上她平静无动无波地眸子。

    她对眼前的一切都不奇怪,似乎一切都尽在她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顾锦对少年露出安抚的笑容,回握他的手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安凤,看到两人紧紧相握的双手,以及顾锦手上的玉戒,还有安明霁对她的态度,她睿智精明的双眼中流露出一抹了然。

    安家玉戒,祖传宝贝,却只传女不传男。

    若是其中一代人只有男嗣没有女子,那这枚玉戒就是安家未来主母的象征,会传给安家男主未来的伴侣。

    安凤深深地打量着顾锦,瞧着这姑娘好看的容颜,以及一身非凡脱俗气质,还有她时刻放在身边少年身上的温柔目光。

    可见她很在意身边人。

    这一切,看在安凤眼中,她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她快速整理好情绪,对走进室内的卡西吩咐:“卡西,去准备两杯好茶水,我要招待贵客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达尔文夫人。”

    卡西恭敬弯身,走进不远处的隔间。

    屋内的黑衣保镖们,站在他们坚守的岗位把守。

    安凤对顾锦跟安明霁两人,伸手邀请的手:“孩子们,不如我们坐下谈?”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

    顾锦应声,拉着顾锦朝安凤所指的沙发走去。

    她跟安明霁坐下后,安凤也坐在两人的对面。

    她深深地望着安明霁,似是怎么都看不够。

    像!太像姐姐了。

    她心底隐隐期待着与姐姐的相见。

    他们有五十多年没见了。

    当年很多事都一言难尽,她的前半生都在海外四处漂泊,更是吃尽了苦头,只因她的大逆不道被家族除名,是姐姐耗费心力把她送出国,逃过一死的命运。

    等她在意国站稳了双脚,回国寻找家人,主要是想要找姐姐,却得知家破人亡,姐姐也失踪不见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寻找姐姐,却是寻找多年都遍寻不到。

    盯着眼前与姐姐相似容颜的少年,安凤虽然心底急切与姐姐相见,面上却笑得慈祥温和:“孩子,你很像我的一个故人,不知道家中亲人可都还健在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