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了许久,安凤终于调整好心情。

    这个历经了一辈子大风大浪的女人,如何看不出安明霁的排斥。

    安凤将脸上的狼狈整理干净,面带笑容的凝视着安明霁。

    她问:“孩子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安明霁——”

    “明霁,明霁……”安凤低喃着这个名字,随即对安明霁露出欣慰地神情:“这个名字是姐姐为你取的吧?看来她对你抱着很大的期待。”

    她没准备听到安明霁的回应,开始对他介绍自身:“我叫安凤,你奶奶安柯是我的姐姐,亲姐姐,安家主支这一代只有我跟姐姐两个孩子,我与姐姐分别了五十多年,是在战争之前,我十七岁那一年被她送出国的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眼底的排斥稍稍退去,他望着眼前的老妇人,已然清楚若是按照辈分,对方是他的姨奶奶。

    安凤眼中露出怀念神色,继续道:“当年若是没有姐姐,我早就死了,我的前半生一直漂泊在国外,吃了很多的苦头,却也不敢回国,怕回来就会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直到我在国外有了依附势力,才敢回国找姐姐,可惜书香门第,富甲一方的安家却落个家破人亡,姐姐更是生死不知,因为牵扯到那个时代的整顿,我找了姐姐很多年都遍寻不到,一点消息都没有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安凤嗓音有些沙哑,也露出几分难过。

    顾锦跟安明霁坐在她对面,就静静听着她说起曾经的往事。

    直到安明霁问出:“奶奶为什么会把你送出国,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听奶奶提过安凤的存在,更不知道奶奶还有个妹妹。

    虽然安凤说是奶奶的妹妹,可他不能仅凭对方的话就相信。

    安凤勾起唇角,一抹邪佞与嘲讽地笑容浮现在她脸上,“我与家中仆人相爱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锦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安明霁。

    一开始两人还不解,毕竟在那个年代,就算是小姐与仆人相爱,也不该被逼迫至此,你死我活的地步。

    直到安凤说出仆人身份,两人傻眼了,这可真特么的……刺激!

    安明霁对于感情方面,还处于刚刚开窍,属于小学生水准。

    听到眼前姨奶奶惊世骇俗地话,一时间震惊到瞪圆了双眼。

    他心底甚至想,是不是他幻听了,耳朵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这可真的是打开了他新世界大门。

    安凤一点都不在意这些,十七岁如花一般的年纪,她仗着安家当时的富甲一方背景,可谓是十分招摇。

    即使是与仆人纠缠在一起,不知道丝毫遮掩,可以说是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安家是书香门第,哪里容忍她如此抹黑家族。

    父亲得知后,想要把她绑起来沉河,是姐姐跪着哭求父亲,说会劝妹妹改正。

    她身边的女仆,却没有她这么幸运,第一时间就被解决,怕是连收尸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若是对方没有第一时间被解决,安凤说不定还会真的在家人的劝阻下听话。

    可她还是死了,这成了安凤叛逆的源头。

    她开始跟父亲叫板,誓死不改。

    父亲见她如此冥顽不灵,虎毒尚且不食子,最初的愤怒过后,做不出杀女的行为,决定将她交给族中的族亲们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