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相当于将安凤,亲手推给那些刽子手中抹杀。

    安柯(安奶奶)知道安凤躲不过这一劫,连夜给妹妹收拾东西,还把两人的所有钱财都带上,把她送到去往国外的船上。

    就这样,安凤远离了故土,开启了在国外漂泊之旅。

    其实安凤并不是只对美丽女人欣赏,男人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她在国外漂泊了十多年,凭借她自身的魅力,遇到过很多男人女人。

    可只有一个男人征服了她。

    就是她的丈夫,上任达尔文家族的家主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给予她想要的一切,钱,名,利,权。

    只要是她想要的,那个男人统统捧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可惜,她却没有给对方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因为遭遇了一段不堪往事,她的身子毁了无法拥有子嗣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那个男人依然对她宠爱。

    直到对方死于一场暗杀,安凤失去了最挚爱之人。

    她的丈夫即使死去,对方也在生前给她安排好一切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安凤就是达尔文家族的家主,她是操控世界武器的黑寡妇,更是皇室中人人惧怕的操控者。

    她在达尔文家族多年,被丈夫教导了很多东西,即使对方离去,她也能控制住偌大的达尔文家族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丈夫早有安排,留给她一批死忠,协助她坐稳家主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安凤将这么多年所经历的一切,用平静地嗓音缓缓吐出。

    她不怕被人知道她曾经的过往,眼前的安明霁,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。

    坐在他身边的女孩,带着安家的祖传戒指,有可能会是安家媳妇,所以她不介意敞开心扉说出这些。

    听闻安凤短短言语,诉说出她几十年的经历,顾锦跟安明霁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该如何评价眼前看似优雅,却骨子里透出强势的安凤,或者说是达尔文夫人,达尔文家族的家主。

    安明霁最初的排斥,因安凤的这些话逐渐消散。

    对于眼前这个惊世骇俗的姨奶奶,他心底已然接受,可能是因为对方的敢爱敢恨性格,或者是因为她与奶奶太过相似的容颜,让他放下芥蒂后感觉到亲近。

    “女士们,先生们,今晚的最后压轴即将拍卖的是夜天堂!这一次只看各位来宾心气是无限加价,起拍价是一千五百万!”

    这意思也就是没有要求的加价,接下来就是众人拼财力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千五百万真的不是小数目,相当于后世的四五亿。

    台下,三十四号牌子举起:“我出一千六百万!”

    司仪立马道:“一千六百万,还有没有?一千六百万一次,一千六——”

    七十号牌子跟着举起:“我出一千七百万!”

    不等台上司仪开口,一百零一号牌子举起:“我出两千万!”

    司仪:“两千万!两千万一次——”

    四十一号牌子举起:“我出两千一百万!”

    拍卖会现场竞争夜天堂的人还不少。

    然而,贵宾席上的穆家,以及裘强海都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就连楼上,奔着夜天堂来的达尔文家族也没有动静,倒是裘强海打探来的港商出手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