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位港商,正是四十一号。

    “两千一百万一次!两千一百万两次……”

    一百零一号牌子再次举起,喊道:“我出两千五百万!”

    四十一号跟着举牌:“我出两千六百万!”

    一百零一号:“我出两千七百万!”

    四十一号:“我出两千八百万!”

    这两位算是对上了。

    楼上,安凤,顾锦,安明霁三人,也注意到了楼下的动静。

    他们透过落地窗,打量着大厅内的竞争激烈。

    四十一号跟一百零一号两人,很快把夜天堂涨到了三千万的价格。

    眼下,裘强海跟穆家,以及达尔文家族都还没出手,就已经涨到了三千万,可见夜天堂的竞争真的非常激烈。

    想到夜天堂所占位置,在日后可以说是寸土寸金,哪怕是一个亿拿下来,也是稳赚不赔的。

    顾锦掏出手机,拨通了裘强海的电话。

    她起身,朝落地窗前走去,想要近距离观看楼下拍卖会。

    她这一动作,周围的保镖瞬间警惕起来,十多双眼睛盯着顾锦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常年游走在杀戮中,个个手上沾满了鲜血。

    顶着这些人的警惕目光,顾锦脚步不停。

    她站在落地窗前,看到楼下贵宾席上裘强海掏出手机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顾锦直言道:“海哥,我们的预算提升到六千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裘强海呼吸都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顾锦看到他默默伸出手,捂住了胸口位置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裘强海问:“顾锦,你在开玩笑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顾锦缓缓勾起唇角,她手里大概能拿出来四千万,裘强海也可以拿出两千万。

    六千万将会是他们的底线。

    若是她手里有钱,一定会提升到一个亿。

    裘强海压低声道:“顾锦,我这里最多能拿出两千多万,你知道的欧莫需要启用的流动资金不少,我拿不出更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所以六千万是我们的底线,我四你二。”

    半晌,裘强海咬牙道:“好!”

    顾锦挂断了电话,站在落地窗前盯着楼下。

    安凤跟安明霁将她的话都听到耳中。

    安明霁起身,走到顾锦的身边,他不经意地拉起她的手,一起望着楼下的拍卖。

    少年的小动作,顾锦没有甩开。

    她知道今晚发生的事太多,自家崽儿需要安抚,不清楚安凤与安明霁的见面,会不会将少年带走。

    在安明霁是否离去的不安中,顾锦也需要安慰,她回握少年的手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安凤,将两人之间的亲昵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她扫了一眼顾锦手上的玉戒,心中已经七八分确定,这女孩就是安家媳妇。

    顾锦对夜天堂感兴趣,安凤有稍许诧异,也震惊她能拿出六千万来,同时她心底也有了一个决断。

    安家媳妇想要的东西,她又怎么会阻止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,她可以拍下来给他们玩。

    至于老友雅各布,自然是没有家中小辈重要。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四十一号再次举牌:“我出三千五百万!”

    司仪脸上的激动之色显而易见:“三千五百万!还有没有?三千五百万一次!三千五百万两次……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