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下一片静寂,再没有人举牌。

    就在四十一号港商脸上露出喜悦之色时,台上司仪继续喊道:“三千五百万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出三千八百万。”

    竟是,贵宾席上的穆家二少,穆子煜。

    这位少爷懒洋洋地举牌,嗓音好似一副刚睡醒的模样。

    穆家一出手,四十一号港商脸上的笑容转为僵硬,司仪嘴边的话也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司仪回神,大声喊道:“三千八百万!还有没有人出手?”

    “三千八百万一次!三千八百万两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出四千万!!!”

    四十一号牌子再次举起来。

    对方的声调已经不稳,甚至还泛着让人不舒服地尖锐。

    穆子煜看了一眼,坐在身边无动于衷的大哥,再次举起牌子:“四千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这个数目被喊出,本就有些议论纷纷的大厅,喧哗声更大了。

    台上的司仪嘴角都快弯到后脑勺了,他确定穆家一出手,应该没有人与其争锋。

    他大声公布:“四千五百万一次,四千五百万两次,四千五百万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说话的语速非常快,似乎已经确定,这次穆家会成为夜天堂的持有者。

    “我出五千万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裘强海举起手中的牌子。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爆出顾锦给他的最终价,但比穆家高五百万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,万俟鹤阳见他举牌,对此倒是没有丝毫以为,顾锦跟他们通过气,正是因为夜天堂拍卖,所以她才会提前来京城。

    只是兄弟二人,对于裘强海跟穆家竞争不意外,但对于喊出的价格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穆子繁听到贵宾席上喊出的价位,转头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看到是裘强海后,想起之前离去的少女,跟他说出四千万的预算。

    本来他还以为叫到这个价位,对方不会出手了,没想到依然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穆二少听到五千万时,神情中流露出诧异。

    穆家出手,竟然还有人敢出手,他感觉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一同朝裘强海看过来。

    对上这两人的视线,裘强海保持拥有的风度,对两人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“五千万!!!还有没有出手的?”

    大厅已经被这个数目震撼到了,谁还敢举牌。

    要知道夜天堂的起拍价也不过是一千五百万,如今涨了三倍多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台上司仪:“五千万一次!五千万两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,要不要跟?”穆二少问。

    穆子繁薄唇轻启:“跟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五千两百万!”穆二少举起牌子。

    裘强海跟着举牌:“五千三百万!”

    穆二少再次举牌:“五千四百万!”

    “五千五百万!”

    穆二少眉头轻皱:“五千六百万。

    他压低了声问:“哥,超出预算了。”

    穆子繁去看裘强海,对方一派从容,缓缓举牌:“我出五千七百万。”

    穆二少再次举牌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一次他没有成功举起牌子。

    穆子繁把他举牌的手轻轻压下去。

    夜天堂穆家可有可无,裘强海跟之前离上楼去见达尔文家族的少女,他还没有查清楚身份。

    在没有查探到他们身份时,不宜轻易结梁子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