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子煜的手被大哥压下,他知道这次穆家与夜天堂将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台上司仪:“五千七百万一次!五千七百万两次,五千七百万三次!成交!”

    “恭喜六号先生,夜天堂归您所有!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——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纷纷鼓掌。

    裘强海从容不迫地站起身,先是对穆家兄弟二人轻轻点头,又对周围为他鼓掌的人摆摆手。

    有人问:“这人是谁啊?怎么没见过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,从穆家口中夺食,也不知道什么来路。”

    “管他什么来路,敢在穆家嘴边夺食,怕是日子不好过喽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你看他身边坐得什么人,还有之前被请上楼的一男一女跟他可是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身边的人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是了,被楼上达尔文家族请上去的人,身份又岂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穆子繁,穆子煜兄弟二人起身,朝裘强海走来。

    穆大少地语气客气而疏离:“恭喜。”

    “是穆少慷慨相让。”

    裘强海笑容得体而从容,丝毫没有因他穆大少的身份,而有伏低做小的行为。

    穆子繁又朝站起身的万俟敬仪点头,“拍卖会结束,我跟子煜先回去了,有什么事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:“好,回头见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其他人也纷纷撤离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顾锦见裘强海以五千七百万得到夜天堂,她唇角勾起一抹笑容,省下了三百万。

    安明霁看到她脸上的笑容,他凉薄的唇也轻轻挑起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安凤起身,朝两人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就要回国了,明霁,我能见一面你父母他们吗?”

    安凤是想要带安明霁一起离开的,但是现在还太过唐突。

    姐姐早已离世,可她留下了一个安明霁给她,他的长相与姐姐如此的神似,让她的遗憾有些安慰。

    她没有子嗣,眼前的孩子是姐姐的孙子,就是她的亲孙子,她愿意把拥有的一切都给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安明霁转身,面对走近的安凤,缓声道:“他们都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——”

    安凤从这孩子眼中看到怀念,怨恨,以及无情种种情绪。

    她觉得事情可能并没有她预想的那么好。

    安明霁穿着打扮看起来过得还不错,可一个人的双眼是无法骗人的,那是历经过磨难的眸子。

    她伸手拉起安明霁的手,怜惜道:“孩子,跟我讲讲你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安明霁开口,顾锦脱离他的手。

    她笑着开口:“小安,你跟姨奶奶说说话,我去楼下处理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眼底尽是排斥,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,却被顾锦接下来的一番话堵住。

    “乖,我很快就上来,找我可以随时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——”

    安明霁不轻不愿地应下。

    见少年同意,顾锦对安凤客气道:“没什么事我就先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孩子。”

    卡西亲自把顾锦送出门外。

    安明霁目送她离去的背影,眸中的温和逐渐消散,转为冰冷与深邃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被安凤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那姑娘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非常肯定地开口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