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自家亲闺女,换其他任何人,他都不可如此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他惯用强势手段知道他想要知道的一切,即使是尹家家主,他的大哥,他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尹雨菲缓缓垂眸,盯着一旁的茶几看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她才出声:“从我进门的第一天,在我还怀着睿睿的时候,她就对我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平静,淡漠,就像是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尹二爷没想到女儿接回来的第一天,湘玉就敢欺负她。

    真当他是死的吗?!

    他面容紧绷,眼中流露出压抑的怒意,声音却依然沉稳:“她是怎么欺负你的?”

    尹雨菲淡淡道:“用孩子威胁我,跪下给她擦鞋,说我是贱人,不让我告诉您,否则她一定会让睿睿消失,她能用的各种手段都用上了。

    啊,对了,她还说您不会在意的,因为您有儿子,尹家的女儿用途是来联姻的,没有利用价值就是废人,我一个怀了野种的尹家女儿,就是最下贱的存在,以后会安排给那些上了岁数的男人,说这才是我最好的归宿,我不配——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尹二爷震怒,声音发颤。

    他颤着手从衣服兜内掏出一包香烟,刚要拿出一支,想到这是女儿跟外孙的房间,他又地装回去。

    是他的错!

    整日忙着公务,对他们母子二人不曾上心。

    他怎么听不出女儿言语中的抱怨,以及淡淡地嘲讽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会了。”他声音很轻,却坚决。

    怕尹雨菲听不懂,尹二爷抬眸,直视她的双眼,保证道:“以后湘玉都不会欺负你了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尹雨菲声音依然淡漠。

    尹二爷还想要说什么,望着女儿疏离的神色,说了句你好好休息,转身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在他离开后,尹雨菲紧绷的身体松懈下来。

    她走到沙发前坐下,双眼视线凝视着房门口,神色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从前她还不叫尹雨菲,名叫白春花。

    是万海市下面县城,偏僻乡村出生的乡下孩子,从出生时就没了妈妈。

    她妈妈是未婚先孕,在那个贫穷落后的乡村中,妈妈被人辱骂,姥爷姥姥也被人戳脊梁骨。

    妈妈的肚子越来越大,以及村民明里暗里的辱骂,最终逼死了姥爷。

    在她出生时,妈妈也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是姥姥把她带大的,对于姥姥她总是无条件顺从。

    因为她长得随妈妈一样漂亮,姥姥就让她遮掩容貌,总是不洗脸,带着大大厚重的黑镜框眼镜,厚重的刘海也将大半张脸遮掩。

    她以为,一辈子都会这样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一切都要从去年毕业季,在万海市酒店内,她与暗恋的男生余硕,春风一度后开始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她回了家,跟姥姥说是想要离开,去学校提前报到。

    他们连夜收拾行李,乘坐去往其他城市的火车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从那座陌生的城市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她怀孕了!

    只一晚,她就有了身孕,吃什么都吐,身体也着渐消瘦。

    姥姥是第一时间发现她怀孕的人,非常震怒生气,气晕了过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