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方轻易不相信任何人。

    这跟他之前在青山村飘荡,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那几年有关系。

    还有在万海市中学,被同桌于乐乐跟艾箐箐两人所影响,让他更加难以打开心扉。

    顾锦低叹一口气,心底的不快逐渐散去。

    顾家杰是真的不相信,安明霁会交往女朋友:“小安没有亲口所说,这件事就有待考察。”

    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顾锦,眼底浮现出无奈的神情。

    随着这几年相处,他对安明霁的心思不说了解透彻,却也十有七八。

    那小子从小就是个白切黑,看着无辜其实根本就是只大尾巴狼,打小就蔫坏蔫坏的。

    而且他分明就是对顾锦,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顾家杰现在没有什么证据,可每一次与安明霁相处,他总是能看到那臭小子盯着顾锦看的眼神。

    突然,顾锦从沙发上坐起来,整理了一下衣裙的轻微褶皱,“先上楼去看看,也不知道他这一天天瞎忙什么,连我的电话都接不到。”

    终究到底,她不介意安明霁没有接她电话,而是她打给对方的电话被一个女孩接了。

    顾家杰将手中的杯子放到手边的桌上,与顾敏敏跟上顾锦离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一行三人来到热闹的大厅,前往电梯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前往,偶尔会有人过来跟顾家杰打招呼。

    望着与人交谈吐字清晰,自信而风趣的堂哥,顾锦眼中流露出满意与欣慰。

    人还是要多学习来提高自我,才会变得更加自信。

    接触的知识广泛了,历经了的事多了,就会展现自我的不同一面。

    三人乘坐电梯来到八楼,远远就看到楼道的尽头,一男一女站立。

    男的穿着考究西装身姿挺拔,周身的绅士风度远远都能让人感受到,他就站在近一人高的盆栽面前,似是在倾听身边,穿礼服裙的女人说话。

    男人正是裘强海,女人是乐嘉妮。

    此刻,乐嘉妮拉着裘强海的胳膊态度亲昵,似是在说着什么悄悄话。

    至少这一幕,看在顾家杰跟顾敏敏眼中,就是如此的亲昵。

    只有顾锦,能听到他们之间的矛盾。

    乐嘉妮在他们看不到的角度,拉着裘强海的胳膊,言语哀求道:“裘先生,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,若是我哪里做得不对,你告诉我,我可以改的,求你别不要我,我很喜欢很喜欢你的!”

    裘强海抬起手,握着她拉着他胳膊的手,想要将其拉扯开,奈何对方的力气很大,他因绅士风度不想要搞得她太难看,倒也没有用太大力气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幕,看在顾家杰跟顾敏敏眼中,就是他在与身边的女人打情骂俏。

    兄妹二人懒得看,转身就往反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顾锦也没有围观看戏的心情,也跟着离去。

    她前行的时候,听到身后传来裘强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乐嘉妮,从我们相识的时候就说的清清楚楚,你该明白我们之间只有金钱交易,我这人从不谈感情。”

    裘强海的声音虽小,却也足够脚步越来越远去的顾锦听到,并且听得清清楚楚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