亏着她自身有不低的修为,否则也会认为裘强海竟然还有,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女人打情骂俏的癖好。

    直到顾锦,顾家杰,顾敏敏远去,裘强海都没有发现他们来过。

    “裘先生你是喜欢我的,这么久以来你一直不曾动我,每次都用特别怜惜我的方式来纾解,我都明白的,你就是舍不得我!

    我还是干净的,不信你可以试试,你将会是我的第一个男人,真的!我不会骗你的!”

    乐嘉妮真的慌了!

    她不愿意丢了裘强海如此温文尔雅,对待她“如珍如宝”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呵!”裘强海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有这样的错觉,不过他要承认,这一次他看走眼了。

    他跟乐嘉妮的认识,是对方主动靠过来的。

    因发现这女孩识大体知进退,不会给他造成什么困扰,这才将人留在身边,以方便他应付一些客户,以及一些酒桌上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原来这也是个有野心的。

    裘强海冷笑一声,不再有任何怜香惜玉,用了蛮力甩开了乐嘉妮的胳膊。

    他朝对方逼近,伸手挑起她的下巴,嗓音温柔:“怜香惜玉?你怕是还不了解我,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你是欧莫的老板,是万海市州长的小舅子!”乐嘉妮快速开口。

    话说完,她脸上露出惊慌失措地表情。

    沉醉在对方的温柔中,他竟然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!

    裘强海勾起唇角,淡淡一笑:“知道的还挺清楚,看来做了不少功课。”

    随即他脸色一变,声音发沉:“女人对我来说就如同衣服,这件不满意就换一件,至于不碰你,是因为你从始至终都不能让我满意!明白了吗?既然知道我的身份,就该明白有些人的底线不可碰!”

    裘强海眼底闪过一抹沉色,面上露出淡淡的嘲讽。

    一个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沾染过的女人,还敢说自己是干净的,当他是傻的吗?

    也怪他最近事太多,对于身边的人不太上心,竟然没有看出眼前这位也是个有手段的,只是手段还太过稚嫩了些。

    他松开放在乐嘉妮下巴的手,将那只手指在对方穿的礼服裙上,轻轻抹了一下,这才缓缓收回。

    这嫌弃的动作,彻底击垮了乐嘉妮的自尊,她盯着裘强海面露恨意。

    裘强海看在眼底,却满脸无所谓,他警告道:“我会给你足够的遣散费,以后不要再出现我的眼前,否则我会让你知道,什么叫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话毕,他抬脚离开,背影决绝而不失风度。

    “不!我不信!是不是之前楼下的女孩,是不是因为她?明明之前我们都好好的!从她出现后你就要跟我分开!都是因为她!那个女表子!贱人!”

    乐嘉妮对裘强海的背影嘶吼,有些话不过脑子就往外喷。

    历经这几个月裘强海的绅士风度相处,她已经迷失了自己,认不清了自身身份。

    裘强海是谁,是天之骄子,是书香门第出生的大少爷,有着他的骄傲与底线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