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十多年来,他上有家里老人宠着,还有姐姐跟姐夫顺着,不管是在万海市被人众星捧月,还是在京城开创属于他的事业,还从没有人敢对他如此质问。

    听身后传来地质问声,尤其是有关于顾敏敏,裘强海的脸色一沉,他唇角勾起一抹冷笑,缓缓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在乐嘉妮闪过期待微亮的眼神中,他一步一步朝对方走去。

    乐嘉妮以为事情回转的余地,她脸上的慌乱退去,露出以往的识大体,从容乖巧假象。

    她以为一切还有商量的余地,以为裘强海不会就这么舍弃她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也配提她?!”

    直到裘强海站在她面前,冰冷无情地话,将她所期待的美梦全部打碎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绅士,裘强海不动手打女人。

    可乐嘉妮提到了顾敏敏,并且言语不干不净,这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顾敏敏是他这几个月来,谁也不能碰的禁忌。

    裘强海伸手掐住乐嘉妮的脖子,手上用力非常大,让她瞬间无法呼吸,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也快速憋红。

    濒临死亡的感触,让乐嘉妮有了求生欲,她开始不顾一切地反抗,伸出手臂挥舞着,抬脚去踹人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挣扎,被裘强海轻而易举制住。

    盯着她垂死挣扎的模样,裘强海凑近她耳边,声音阴冷道:“乐嘉妮,你若是想要活命,就不要在我面前耍小聪明!

    你不配提她,忘记你之前说的话,永远忘记,若是你无法忘记,我不介意亲手帮你永远忘记。”

    裘强海放在乐嘉妮脖子上的手,这时缓缓松开,但他的手并没有完全离开。

    危险依然存在!

    呼吸到新鲜空气,乐嘉妮大口大口贪婪呼吸着。

    就在她感受到新鲜空气溢在胸腔时,窒息感再次袭来。

    掐着她脖子的手,再次用力。

    “呃呃——”

    望着手中毫无反击之力的女人,裘强海眼中没有丝毫怜惜,他手上的力度不松反重。

    他阴冷地嗓音,在乐嘉妮耳边响起:“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唔唔——”

    面对求生的本能,乐嘉妮艰难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见她眼中流露出的恐惧与涣散光芒,这一次裘强海痛快松手。

    乐嘉妮因为缺氧,浑身力量快速流失,她身体软软地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颤抖的手捂着脖子,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,劫后余生的感觉,让她眼角泛起水光。

    裘强海居高临下地扫向她:“记住你刚才的话,要明白人活着不易,好好珍惜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似是而非的话,他转身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转身时,他脸色阴沉如水,可见真的非常生气。

    在他身影消失不见后,乐嘉妮才回味过来,之前他话中意思。

    这是威胁,直白而光明正大,用生命来威胁她!

    乐嘉妮缩在地上,身体不由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太恐怖了!

    从前的温文尔雅,绅士风度全部消失不见,那个男人根本就是个恶魔。

    他残忍无情,毫无人性!

    可她依然不甘心。

    明明触手可得的东西,为什么因为一个陌生女孩的出现,全部都不属于她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