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到这里卡西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安明霁听到她那边传来翻动书页的声音,他耐心等待着。

    很快,卡西地声音再次传来:“少爷,顾小姐是因为申锋科技的董事长时源彬,才会惹来杨苗苗带来的麻烦,或者说是因为申锋科技董事长的前妻,杨佩雯女士而起。

    在三年前,顾小姐收购了申锋科技公司的股份,恰巧碰到时源彬与前妻杨佩雯闹离婚,当时顾小姐似是嘲讽了杨佩雯,对方一直怀恨在心。

    杨女士甚至将当时,跟时源彬离婚的一半的责任,记在顾小姐的头上——”

    “呵!”安明霁发出冷笑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他差不多明白了什么,本慎重的神情,也逐渐缓和放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当年,是他跟顾锦一起去申锋科技,亲眼目睹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杨佩雯分明是因为出轨,甚至怀了别人的孩子,才会跟时源彬离婚。

    也是对方先对阿锦出言不逊,所以才会被阿锦怼。

    安明霁大概猜到了杨苗苗的身份,但还需要卡西亲口来说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。”

    卡西继续道:“杨苗苗是杨佩雯的亲妹妹,杨家是搞自行车配件的,这几年来厂子生意不景气,家里决定联姻,将杨苗苗嫁给杨佩雯女士的前夫,也就是申锋科技公司的董事长,时源彬先生。

    不过杨家的打算落空了,因为时源彬先生说他有喜欢的人了,他喜欢的人正是顾小姐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卡西主动停下来。

    果然,她听到了电话内传来地呼吸变了,甚至还响起了玻璃碎片地清脆动静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没事吧?”卡西担忧询问。

    安明霁垂眸,扫向他刚刚过度用力,而不小心捏碎的果汁杯。

    “先生,您的手流血了!”

    吧台内的服务生看到客人受伤,立即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在对方靠近的时候,安明霁站起身躲开服务生的碰触,他淡漠道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随即,转身朝这层楼的洗手间走去。

    他迈着优雅而焦急的脚步,对放在耳边的手机道:“卡西,等我回家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少爷。”

    电话就此被挂断。

    安明霁以最快的速度来到洗手间,走到其中一隔间,他摸了摸手上的霸气龙纹戒指。

    这是顾锦给他的芥子空间,里面装有他平日收集的各种东西,还有顾锦给他的一切救急药物。

    他摸着龙纹玉戒,本来空无一物的手,出现一只白色玉瓶。

    这是空间的小溪灵水,阿锦给他准备的,空间少数有几十瓶。

    安明霁将白色玉瓶打开,把里面的溪水倒在他受伤的手上。

    还在往外冒血的手,在碰到溪水的那一刻,快速止血。

    又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中,在快速地愈合。

    能有如此神效,安明霁也承受着一定的痛苦。

    小溪水的作用逆天,奈何经历的疼痛也是极致的。

    安明霁的额头冒出了一层汗迹,十指连心,可想他忍受了多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伤口愈合后,他将手上的血迹在水池中冲干净。

    等他回到休息厅小吧台时,顾锦也刚好回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