吧台前的玻璃碎片以及血迹,都被服务生收拾赶紧,吧台上还摆放着一杯新的果汁。

    服务生看到去而复返的安明霁,刚要开口问他伤势如何,却被少年警告地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夜天堂的服务生大都是机灵的,他立即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顾锦对这一幕并不曾察觉。

    她坐回吧台,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,已经晚上十一点多。

    “小安,要不要回家?”

    “要!”

    安明霁现在迫切的想要搞清楚,时源彬,杨佩雯,杨苗苗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尤其是杨苗苗这个女人,从最初的接近,他就对此人总是有一种直觉的危险,她看似清纯无辜,如同绿茶女表一般,可他总觉得这都是表面。

    对方身上偶尔透露出的黑暗气场,更是让他十分谨慎对待。

    之前他曾试探过杨苗苗是否有修为,结果不尽如意,她没有丝毫修为。

    直到在学校偶然发现的一幕,他才知道杨苗苗此人有多可怕,能力的深不可测与恐怖。

    那天他为了躲避同学们打趣他跟杨苗苗,躲在学校的斜坡草坪偷闲,所躺的位置隐蔽,刚好被巨石遮挡住。

    正是那天,他亲眼看到杨苗苗将一个活生生的人,变成一具干尸,血肉像是被吸干,手段恐怖而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在那天他才知道,杨苗苗的力量怕是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从对方接近他的时候,就一直在他身边偶尔提及阿锦。

    对于阿锦,他不允许有任何差错,直觉杨苗苗可能是冲着顾锦来的,所以派人去杨苗苗档案记载的老家深市查。

    今晚,卡西打来的电话,果然如他所猜测的那般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是冲着阿锦来的,依照对方的残忍手段,又怎么会小打小闹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加快速度解决杨苗苗,此人太危险!

    他不允许阿锦有丝毫闪失,也不允许对她有潜在危险的人存在。

    “那走吧,我给海哥,杰哥他们打个电话告诉一声。”

    顾锦起身,用手机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安明霁乖巧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不管心里多担忧,他面上不显分毫。

    在路过八六六六房间时,他目光冰冷而阴沉地盯着房门。

    谁也别想伤害他的阿锦,哪怕是惦记都不行。

    杨苗苗,此人必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左岸水榭。

    回到家的顾锦,第一时间把脚上的高跟鞋脱了,换上了舒适的居家鞋。

    “欢迎少爷,顾小姐回家,厨房准备了意式蔬菜汤,要不要喝一些?”

    “感谢卡西女士半夜投喂,请给我来一碗。”

    顾锦一边亲昵顽皮道谢,一边朝洗手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客气了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卡西对她离去的背影微微弯身,随即问正在换鞋的安明霁:“少爷要不要也来一碗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换完鞋子,直奔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他在清洗手的时候,卡西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边盛汤,边开口道:“少爷,下面的人还查到了一些东西,杨苗苗曾跟暹罗国的人有过接触,那边的异能人大多是诡异的暗黑之术,手段残忍阴邪,十分恐怖——”

    安明霁突然抬了抬手:“这事回头去书房再说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