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次的股东大会,安明霁刚好没去。

    他动了动喉结,握着汤勺的手,稍稍松了下。

    “那阿锦还记得这次股东大会,有发生什么趣事吗?”

    顾锦捂着嘴,懒懒地打了个哈欠,她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发生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停顿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话音一转:“还真发生了一件事!”

    安明霁双眸凝视着她若有所思地容颜,也不追问,而是等待她继续。

    顾锦眉头轻轻皱起:“那天众股东开完会,时源彬的助理进来,对着他耳边说了什么,然后他脸色微变,跟助理一起离开会议室。

    各位股东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大家就各自散了,我离开的时候,看到时源彬好像跟一个女人纠缠,现在想想那女人还挺面熟,该不会是时源彬前妻吧?”

    她也不确定,只是如今回想起来,那女人还真跟时源彬的前妻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“那女人看到你了吗?”安明霁一双桃花眸微眯。

    他猜测对方应该就是杨苗苗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当时距离他们大概有五米左右,我看了一眼就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回答完,眉目轻蹩。

    她盯着对面的安明霁,问:“小安,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今晚的安明霁有点不对劲,顾锦也不知道哪里,总觉得对方的话多了一些,而且像是想要从她嘴中问出什么。

    安明霁神色不变,甚至唇角还从容地勾起一抹弧度。

    他半开玩笑道:“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,就是听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传言,怕你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,被坏男人抢走了,你可是答应过我的不会离开我的。”

    顾锦笑了:“臭小子,管好你自己吧!”

    她伸手在虚空中点了点安明霁,脸上的笑容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你答应过我的!”安明霁趁机耍赖,带着撒娇地语调求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顾锦无奈夹杂着宠溺道:“知道了,我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若是有坏男人想要抢走你,来一个我打一个,来一双我打一双!”

    安明霁似是开玩笑,鬼知道他还是真的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谁也别想沾染他的阿锦!

    “你怕是没有这机会。”

    顾锦站起身,朝餐厅外走去。

    见她离去,安明霁丢下汤勺,抬脚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厨房中的卡西,擦拭着碗碟,跟水池的水迹。

    对于两个幼稚鬼的对话,似是听不到,十分忙碌她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嗷呜——”

    客厅中睡得香甜的多多,因两个主子的走动与对话被吵醒。

    它趴在窝中,懒懒地睁开眼皮。

    望着两个主子一前一后地上楼,背影越来越远去,它转头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。

    大约二十分钟后,卡西将身上的围裙脱下。

    她先是回到一楼房间,拿起一沓厚厚的资料上了楼。

    楼上,书房。

    安明霁正坐在桌前,查看今日的股市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来,他一直在盯着股市,顾锦曾给他那张有一百万的行卡,如今已经翻了十倍。

    眼下,他又盯上了一家华外合资的上市公司。

    这是一支潜力股,他毫不犹豫的买下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