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安明霁头也不抬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声音清冷而疏离,没了在顾锦面前的温和。

    卡西抱着资料走进书房,进门后缓缓将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她走到书桌前,将资料放到桌上:“少爷,这是我们的人从深市查到的详细资料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将电脑合上,摘下眼镜,疲惫地揉了两下鼻梁,稍稍缓解后戴上眼镜。

    他伸手拿起桌上的资料,开始翻看着。

    低沉的嗓音随之响起:“坐。”

    卡西姿态优雅地坐在书桌前的座椅上,她一举一动带着贵族礼仪,这是她跟在达尔文夫人身边养成的习惯。

    大约翻看了几分钟,安明霁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他抬头,双眸锐利地睨向卡西:“调查得还够详细的,可你们为什么要查阿锦姐姐!”

    卡西直视安明霁的双眸,承受他蔓延而出的怒火,声音恭敬道:“少爷,若是不查顾小姐,我们也不会知道她那么早就被杨苗苗盯上。”

    尽管知道这些,可安明霁依然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他派人去查的是杨苗苗,可没有让那些人连带阿锦都查,详细到她在深市的那一段时间,见过什么人,一日三餐吃的什么,都记载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安明霁唇角轻轻抿起,浑身释放着压迫感,双眸也流露出沉光:“卡西,我希望没有下次!我也不允许任何人对阿锦姐姐冒犯!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,这次是我疏忽,不会没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卡西非常干脆地承认错误。

    得到她的保证,安明霁继续翻看手中的资料。

    看到最后,他眉目间纹路越夹越紧。

    这份资料详细到,他清楚整个事态发展。

    杨佩雯跟时源彬离婚后,她并没有跟姘头在一起,而是将孩子打掉。

    家里对她也放任,任由她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杨家是自行车配件工厂起家,这两年来生意不景气,他们动了用小女儿联姻的念头。

    至于挑中的人,是杨佩雯的前夫,也就是申锋科技的董事长时源彬。

    这几年申锋科技水涨船高,可谓是深市的首富排名,并且前景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杨家打得这算计,可以说是非常不靠谱,注定是要落空的。

    杨家二女侍一夫?

    这要是真成了,时源彬脸面还要不要了。

    杨苗苗却对家人的提议非常感兴趣,就算是得知时源彬拒绝了,依然找上了他的公司。

    恰巧她去的那一天是股东大会。

    顾锦离开的时候,看到跟时源彬站在一起的女人,正是杨苗苗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时源彬跟杨苗苗都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为了拒绝杨苗苗,时源彬甚至还指着顾锦说,他有喜欢的人了,就是顾锦。

    杨苗苗就是从那一天开始,就盯上了顾锦。

    股东大会结束后,顾锦留在深市两天,杨苗苗就盯了她两天。

    在这两天内,她身上发生了一些事。

    正是这些遭遇,给予了她注定不平凡的力量。

    顾锦临离开深市的前一晚,见了深市水湾码头的七哥,当年水湾码头的地头蛇,摇身一变,也成立了一家海产公司。

    他跟刘泉的洲泉海产公司有合作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