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明霁侧头,睨了他一眼:“在华国伤了这么多人,还要留下他们的性命?达尔文家族行事作风竟然如此仁慈,与外界传言还真的是不符,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艾伦瞪圆了双眼。

    对上安明霁深邃的眸子,眼镜的镜片将他眼底的阴骘,折射出锐利光芒。

    艾伦深呼一口气,唇角流露出邪气的笑容:“少爷,我们的行事作风向来让外界人闻风丧胆,我们都是夫人亲自调-教出来了,有些手段太过血腥了些,说出来怕让您受惊。”

    被夫人派来跟随一个孩子,虽然知道眼前的少年是达尔文家族的继承人,可他们还是并没有当回事,就如同面对个孩子般随意。

    眼下,安明霁平静的挑衅让艾伦深觉,这个少年不像表面温文尔雅。

    对方周身蔓延出的阴暗气息,比他这个暗黑异能者还要深厚。

    安明霁对上艾伦认真打量的视线,他嘴角始终噙着良善地笑意,低沉悦耳地嗓音响起:“艾伦,有什么手段不需要克制。

    我之前就说过,暹罗异能者一个都不留,既然他们如此喜欢华国,就让他们永远留在这片土地上,这叫满足他们的愿望,送佛送到西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明白了。”艾伦神情微妙,嘴角似是抽搐了两下。

    他心底忍不住泛起丝丝涟漪。

    在意国,他不是没有参与过数百人,上千人的抹杀行动。

    可那都是与达尔文家族作对,损害了达尔文夫人的名声的亡命之徒,为了杀鸡儆猴而展开的抹杀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次,是由一个少年策划的行动,因一个女人而牵连出的一批,不能说是无辜的暹罗异能者。

    艾伦之前真的没有当回事,只以为安明霁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毕竟暹罗异能者再恶臭,可也是稀有的异能者,他们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这些臭名昭著的暹罗异能者,几乎遍布在世界各地,却从没有人对他们进行过抹杀。

    如今因一起无妄之灾的牵连,一百二十一个暹罗异能者将会被抹杀,这可算是大手笔。

    今天将他们全部处理后,这将会是第一例,针对暹罗异能者展开的杀戮。

    刚刚的一番对话,艾伦明白安明霁不是开玩笑,是真的要杀这些异能者。

    达尔文夫人派他们来之前,说过一切行动都要听从少爷的吩咐。

    他不会背叛达尔文家族,更不会背叛达尔文夫人。

    安明霁是达尔文家族的继承人,即使他还没有上位,也算是半个达尔文家族的人,他能做的就是听命行事。

    只是今晚,他对眼前的少年要稍稍改观。

    “快点!别磨蹭!”

    从楼梯口,传来了响动。

    紧接着听到女人地惨叫声。

    安明霁顺着声音回头,看到杨苗苗被人推下来。

    是真的推下来。

    直接从楼梯滚下来的那种。

    对方趴在冷硬的地面上,头发凌乱满身狼狈,额头撞破在地,渗出了鲜艳的血色。

    杨苗苗仇视地怒瞪走下楼梯的男人,若是可以,她很想要将对方变成一具干尸。

    奈何,从她被抓那一刻起,她的能力就失效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