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嗬嗬嗬——”

    杨苗苗脖子被掐住,只能发出嗬嗬嗬地憋气声音,不能正常发音。

    她很想要说话,奈何安明霁一个字都不想要听她说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看到对方眼中,流露出对生的渴望。

    在艾伦等众人注视下,他修长如玉的手,轻轻一动。

    一声清脆声,在空旷的地下内响起。

    杨苗苗的瞪圆了双眼,头轻轻垂下。

    一条鲜活的生命,就此凋谢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安明霁放在她脖子上手依然没有松开,还在紧紧掐着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在如此安静近乎诡谲的气氛下,心跳声异常清晰。

    是谁的急促地心跳声?

    安明霁缓缓垂眸,盯着他的胸口处。

    原来,是他的心跳加快。

    是第一次抹杀一个人的紧张不安,还是因为被戳中心事而心生暴怒,就只有他一个人清楚。

    安明霁的手缓缓松开。

    被他拎着的杨苗苗,在松手的瞬间,如一滩烂泥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艾伦走向被丢在地上,没了气息的杨苗苗身前,他弯身触摸对方脖子大动脉,随即起身面对安明霁,声音平静道:“少爷,她死了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背对着他,再次掏出干净的帕子,他认真地擦拭着手指。

    就像是手上有什么脏东西,不停地擦拭,擦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原来杀人,竟然是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陌生的让他感觉到不真实。

    不知道了擦了第多少遍手指,安明霁终于转身,淡漠地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,他声音低沉:“把她送回深市,现在立刻,我不想要再看到她!”

    这是他最后的“善良”,也算是警告。

    其实,他没想这么痛快的解决杨苗苗。

    可是她太该死!

    她不该提及阿锦,不该点出他内心最惶恐不安的存在。

    艾伦认真扫视安明霁的脸色,他戴着眼镜后不太自然的双眸。

    对方这看似神情自若的模样,可一双桃花眸中的空洞,艾伦发觉了他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新手。

    安明霁抬眸,锐利眸子对上艾伦的打探视线。

    他轻轻抿紧唇,满脸的不耐之色。

    艾伦率先转移视线,他猜测这是安明霁第一次杀人,这是他们每一个人都经历过的,他清楚这时不该刺激对方。

    他立即招手唤来一名手上,让人将杨苗苗的尸体搬走,连夜将她送回深市。

    杨苗苗的尸体被拖走后,艾伦看到牢笼中的暹罗异能者有人开始清醒。

    算了算时间,这时候他们也的确该清醒。

    “少爷,他们醒了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抬眼睨向牢笼,看到里面那些眉眼深邃的异能者,接二连三的清醒。

    他甚至从清醒的异能者眼中,看到了浓郁的黑暗光芒。

    “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清冷淡漠地嗓音响起。

    艾伦闻言立即对身后的手下招手。

    周围的异能者,看到老大招手的动作,双眼发出惊人的亮光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!”察觉到危险,牢笼里有人忍不住开始质问。

    艾伦带着手下一步步靠近牢笼。

    他们盯着里面的人,就如同任由他们宰割的猎物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些暹罗的暗黑异能者,也的确是他们的猎物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